006 不许跟着我

慕楚亲热地搂着她,又赞美了她几句,油腔滑调的,听得卢谨欢鸡皮疙瘩落了一地,偏偏阮菁很受用。卢谨欢向来不喜欢这种耍花腔的男人,两相对比之下,还是觉得沉稳的慕岩比较实在。

待慕楚与白柔伊与他们相对坐下后,阮菁便让佣人上菜,众人安静地用早餐,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遵训食不言寝不语的美德。

卢谨欢默默吃饭,目光时不时在餐桌上的众人身上徘徊。这一看,又让她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按理说,慕岩是慕家长子,是阮菁所生的第一个孩子,多少该让阮菁很重视。

可是自从坐下吃饭后,阮菁就一直给慕楚布菜,却没见她给慕岩夹菜。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慕岩并不为阮菁所喜。可是这世上,怎么会有母亲不喜欢自己的孩子的?

豪门总是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秘辛,这让卢谨欢多了些恶趣味的猜测,莫非这慕岩不是阮菁所生?

这样想着,她看着他们的眼神就多了几分探究,眼神来来回回地在阮菁、慕岩与慕楚三人身上徘徊。其实阮菁长得很美,虽然年华老去,但风姿依旧,尤其那双桃花眼依然勾人。

而慕楚的容貌大多是遗传了阮菁的优点,反观慕岩,刚毅的下巴,紧抿的薄唇泛着冷意和威严,鼻翼高挺而笔直,然后是一双鹰隼般幽沉冷酷的凤眸,如同看不见底的深渊。

怎么看,他跟阮菁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正当她神游天外时,慕岩搁了筷子,一副准备下桌的样子。卢谨欢回过神来,也跟着放下筷子,向阮菁礼貌地颔首,"妈妈,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阮菁抬头瞥了她一眼,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眼见慕岩站起来要走,她也急忙站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客厅,她长长的吁了口气,要是每天都这样吃饭,她铁定会消化不良的。

慕岩是见不得那一家子其乐融融,此时出来,见卢谨欢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眉眼里似挟了霜,他斥道:"不许跟着我。"

卢谨欢哪知道他心里的弯弯绕绕,她跟出来倒不是真的想跟着他,只不过恰巧同路罢了。此时被他吼得有些傻眼,一时也怔住了。

眼见着慕岩走远了,她扁了扁嘴,学着他的样子重复了一句,"不许跟着我。"如此,似乎解了气,她大摇大摆地回自己所住的楼里去了。

慕楚跟着出来,冷不防听到卢谨欢那声低斥,倒生生被她吓住了,见她大摇大摆的走了,想想就忍不住发笑,眼底也多了一抹浓彩。白柔伊来到他身边,见他看着卢谨欢的背影乐不可吱,心底有些不爽,脸上却不露声色,"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好笑?"

慕楚回身搂着她,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想着家里添了一个活宝,觉得有趣罢了。"

白柔伊柔柔地依在他怀里,看着远远离去的卢谨欢,眼底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