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书桌

慕家建在依山傍水的南鹂湾,占地两千坪米,修建了五栋复式小楼,阮菁所居的主楼叫静安雅筑,环境清幽,格调高雅,倒是担得起这个名字。

慕岩所居的副楼离主楼还有一段距离,走路需十几分钟才能到主楼,叫南园。三层高的红砖房,颇有些复古的味道。而慕楚所居的副楼离主楼倒是极近,叫梅苑,很现代主义的别墅风格。

只不过他不太爱住在梅苑,偏喜欢到南园来住,一来这里与人调情无人扰,二来这里确实适合偷情。

卢谨欢回了南园,走到卧室外,想起昨夜慕岩含讽带刺的占有,不由得觉得有些屈辱。她不是一个伤春悲秋的女人,更何况为了挽救父亲的事业,她是心甘情愿卖进慕家,就算慕岩再怎么恶劣地对她,她也没有怨恨的资格。

停在卧室前的脚步一拐,她转身去了书房。她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看一些关于设计的书。而慕岩书房里是应有尽有,她拿了一本关于设计的原文书,渐渐看得痴迷起来,浑然忘记了天色。

屋里的光线渐渐黯淡下来,当她从一本原文书里抬起头来,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看了一整天的书。她拿了书签压在刚看的那一页,将书合起来,然后放回书架上。

她其实是个做事一丝不苟的人,做好这些,她一边做伸展运动,一边往门边走去,刚拉开门,就见慕岩满眼赤红地走进来。她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慕岩已经眼疾手快地拽住她的手腕,一个巧劲,她已经跌进他怀里。

他的呼吸里尽是烈酒的芬芳,卢谨欢知道他喝了酒,虽然举止如常,但那双赤红的鹰眸却让她有了不好的预感,一如昨夜那般让她心生颤栗与不安。

卢谨欢全身僵硬,努力挤出一句话来,"慕…慕岩,你要干什么?"

慕岩狭长的鹰眸半眯着,里面蕴满了狂风暴雨,他一把将她推搡到书桌前,声音微沉漠冷,"你莫非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他的气息灼热烫人,卢谨欢忍不住颤抖起来,她知道她是以什么身份嫁来慕家的,可是孩子不是只要不停的做就有的,更何况昨夜他粗鲁的占有,致使她身体到现在都还酸痛无力。

更重要的是,她觉得慕岩不是因为急于得到一个孩子才这般对她,而是他无法选择地娶了她,却将自己的挚爱亲手送进别人怀里。他恨她,所以他要竭尽所能的羞辱她。

卢谨欢攥紧了双手,半扬起脸,眼眸低垂,不敢看他眼里咄咄逼人的光芒,她的声音低软颤抖:"慕岩,我半秒钟也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可是……"

慕岩根本不听她说完,就直接将她压在书桌上,让她再也无法回避他的眼睛。他的眸极是动人,眼珠极黑,眼瞳也很亮,此刻里面却暗藏着风暴,卢谨欢不敢直视,刚偏了头,就听到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