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折磨她

一如昨晚那般,她的衣服再好脱,他也偏要撕碎,仿佛借着这的举动来说明她低贱的身份。是了,她名义上是他的妻,实则也不过是他手中的玩物,生孩子的工具,他要如何玩弄,全凭他的心意。

裂帛之声像鞭子一样抽在她的心上,她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下一秒,他已经直接挺身而入,突然其来的动作令她痛得全身痉挛。她皱紧了眉,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吟出声,十指紧紧扣住书桌边沿,似乎这样,就能缓解一点痛楚。

她对自己说,如果这些疼痛能换来一个孩子,也就值得了。所以无论他怎么作践自己,她都不能拒绝,唯有忍,忍到孩子呱呱落地,她就自由了。

夕阳的余晖洒落窗前,她紧紧的咬着唇,竭力逼迫自己不要留下泪来。此时他亲吻过来,那不像是亲吻,倒像是野兽在啃咬撕扯掌下的猎物,他蛮横地撬开她的嘴,吮得她舌根发疼。他就用这种粗鲁的方式折磨着她,直到他彻底满足为止。

卢谨欢不知道这样的折磨持续了多久,等她再回过神来时,书房里只剩她一个人。满地都是衣物的碎片,仿佛在嘲笑她。

她咬牙强忍着身体火烧火燎的疼痛,弯腰去捡,可这些碎片根本就挡不住她的春光。她蜷缩在地上,双手环住自己的膝盖,仿佛还在母亲的肚子里,这让她感觉到温暖。

她告诉自己,再忍忍,忍到有了孩子,这一切都会过去。

卢谨欢在书房里一直待到夜深人静,等到大家都睡下了,她才站起来准备回房。走了两步,全身像是被火车碾过一般痛得钻心,她嘶嘶抽着凉气,心里直恨不得将慕岩挫骨扬灰。

此时她围着半块窗帘,蹲在地上将碎布收拾干净裹在手里,这才往门外走。

原本以为这个点大家都睡下了,可是她一出去,就碰上了不该碰上的人。

书房在长廊的尽头,而卧室在长廊的另一端尽头。卢谨欢要回到卧室去,就必须经过楼梯口。虽然夜已深浓,她还是不敢在外逗留,更何况她身上仅围了半块窗帘。

这要让人瞧见了,她根本就没脸见人了。

她走得匆忙,一不留神撞到从楼下上来的慕楚,震得她整个人往后连退了几步才稳住身子,不过手里的衣服碎片却落了一地。看着那堆碎布里尤以内衣裤的碎片最突出,卢谨欢的脸都绿了。

慕楚没想到这么晚了会撞见卢谨欢,看了看地上的碎布,他有些呆,抬头看着羞愤欲死的卢谨欢,见她身上穿着的布料有些眼熟,不由得打趣,"大嫂,你这身衣服挺别致的。"

卢谨欢这人丢得大了,也顾不上去捡落了一地的碎布,匆匆绕过他往卧室跑去,边跑边咬牙切齿的低语,"你才别致,你们全家都别致。"

闻言,慕楚做了他生平最呆最萌的动作,就是挠头,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