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晴天娃娃“显灵”了

一周以后马主任就笑着把我叫进办公室,塞给我一条中华,说事儿办妥了。

原来马主任带老婆去看心理医生,然后马主任派人把晴天娃娃丢了。回来之后,马夫人就闹翻了天,不过却一天天的好转,今天算是彻底恢复正常了,昨天晚上跟马主任翻云覆雨,好不快活。

我笑着说好了就好,心里就骂马主任,你特么不是在虐单身狗吗?

原本我认为这事儿就告一段落了,可没想到一个月之后,还是出事儿了。

那天我是刚出差回来,回来之后却不见了马主任,我就问马主任怎么没来上班。

"你还不知道啊。"同事小王说道:"咱们马主任,进拘留所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收受贿赂还是犯罪了?"

"说出来你都不相信。"小喇叭说道:"马主任把老婆给杀了!"

"什么?"我大吃一惊:"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心头隐约浮现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

原来,马夫人今天一大早,就闹到公司来了,和马主任起了争执,两口子在车间就打起来了。

小喇叭说原因好像是马夫人向马主任要晴天娃娃,马主任不给。最后把马主任惹怒了,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布娃娃,丢进了插板机里头。

谁也没想到,马夫人竟一下也跟着跳进了插板机里头……

我倒吸一口凉气,脑子嗡嗡的响。马主任不是说已经把晴天娃娃丢了吗?怎么又出现了?马夫人傻逼吗?插板机可是用来插LED的,而且里头还有高温锡炉,一眼就能看出危险,为了一个晴天娃娃跳了进去?

小喇叭还在说:"马夫人出来的时候,身上插满了LED灯,眼都被刺破了,锡炉把后背都烫熟了,车间都是烤肉味儿……"

晴天娃娃,怎么又回来了?我浑身好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

我隐约觉得,这晴天娃娃肯定不对劲,立马就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给山口惠子打电话,问问晴天娃娃到底怎么回事儿。

山口惠子笑着道你小子终于想起我来了,还知道给我打电话。

我说:"少废话,我问你,那晴天娃娃到底是正派还是邪派?"

山口惠子说当然是正派了,怎么,出事儿了?

我说当然出事儿了,没出事儿我能找你?

山口惠子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我于是就把马夫人的事儿跟她说了。

对方沉默良久,说道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这事儿她管不了。你们自己作死,跟我没关系。

我说怎么就我们作死了?

"谁让你们把晴天娃娃丢了的?晴天娃娃生气了。"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已经关机。

妈的,早知道日本娘们儿这德行,我恨恨的想着,给劳资机会,干死丫的。

马主任这事儿或多或少都跟我有关系,不去看一眼说不过去。于是我立刻请假,去拘留所看马主任。

我差点没认出马主任来,以前倍儿精神的一个人,现在蓬头垢面,胡子拉碴,脏兮兮的,以前的领导范儿不见了。令人惊奇的是我没有如想象中得意,反倒有点同情。

马主任一看见我,立马激动的跳起来:"阿混,你还我老婆,还我老婆。"

看马主任这张牙舞爪的模样,把我吓了一跳。不过好在有一道防弹玻璃隔着,马主任伤害不了我。

"马主任,别激动,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我问道。

马主任疯了,哪儿会跟我解释,只是用手指甲挠玻璃,说我害死他老婆,做鬼都不会放过我。

得,我知道我再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了,只好放弃。负责看守的警察是我表舅家儿子,跟我说这马主任被他老婆的死给刺激到了,好几次都想自杀,亏他们拦的及时。

我想了解一下马主任的情况,等他下班后请他去洗脚。狗日的拉我去了皇家五号洗浴中心,花了我五百块大洋……当然,我只是三十八块洗了脚,其余的都被狗日的给造了。

我在大厅等了一个小时,他才从楼上下来,大汗淋漓气喘吁吁,我又给他要了个拔罐,一边拔罐他一边跟我说马主任的情况。

事情还得从晴天娃娃开始说起,前边的事我都知道,重点是后面。

原来,马夫人虽然看似恢复正常,可每天深更半夜她都去厕所。马主任觉得奇怪,就半夜爬起来跟着她。

可没想到竟发现马夫人并不是往洗手间,而是去地下室。地下室的门一打开,马主任当即就给吓的心脏病发作。

地下室里头竟被马夫人打扮成灵堂的模样,一张桌子上边放着水果,零食,甚至还有玩具,白得吓人,阴森森的。桌子上是一个陌生女孩儿的照片,照片上头悬着晴天娃娃,马夫人就跪在照片前,一口一个闺女的,说着悄悄话儿。

得亏当天晚上送医院送的及时,否则马主任就驾鹤西去了。

打这以后,马主任和马夫人冲突不断。马主任坚持要把灵堂里的东西丢出去,马夫人自然不肯,为此两夫妻分居了,马上就要离婚了。

这天马主任喝了点酒,心道都是晴天娃娃害了马夫人,一冲动,就想偷偷摸摸的把晴天娃娃给烧了,马夫人自然会好的。

想通这一点后,马主任在晚上偷偷摸进地下室。可门刚打开,却忽然看见一道黑影,吊在房梁上,一双惨白的眼直勾勾的盯着马主任。

晴天娃娃却不见了。

马主任被吓傻了,哪儿还顾得上看仔细,立马扭头就要离开。

扭头才发现马夫人悄无声息的站在马主任身后,脸色白的吓人,双目直勾勾的盯着地下室,看模样是要走进去。  

马主任知道马夫人是在梦游,想拦住她,可一回头,发现那黑影不见了,晴天娃娃被吊着,轻轻摇晃着。

"闺女,吃饭了。"马夫人梦呓了一句,从桌子上拿起水果刀,就在腿上来了一刀,顿时血就浸了出来,马夫人立马把晴天娃娃抓下来,放在血口上。

天,用血喂晴天娃娃。这诡异场面把马主任吓的精神崩溃,扭头就跑。

开门的时候隐约听到有小女孩儿咯咯笑的声音。

马主任头皮发麻,一口气跑到家,大气喘个不停。

马主任知道那晴天娃娃肯定属邪派,是要靠着马夫人的血食来维持生命。他身为马夫人的男人,绝不能看着马夫人继续沦陷下去。

第二天他就偷偷把晴天娃娃偷走,结果酿成失手杀妻的惨剧。

按理说,马夫人属自杀,跟马主任没关系,可马夫人的家人自然不乐意,坚称马主任害死的马夫人,而马主任也神神叨叨的,说是他家的鬼害死的,他家有鬼,所以只好刑拘继续调查。

我听的心里发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的信仰第一次受到如此强烈的冲击,心道莫非世界上真的有这么邪乎的玩意儿?

不过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世界上没鬼,所谓的鬼,都是心理作怪。是马主任疑神疑鬼造成的。

我也没心思继续待下去了,就找借口要离开。给老表拔罐的小妹儿,是湖南的,说话嗲声嗲气的,说半夜快饿死了还要干活,待会儿煮面条吃。

老表立刻接话茬说我请你去吃正宗意大利面吧,小妹儿欣然答应。又笑着邀请我一起去,说三个人才有情调。

我逃走了,哪儿还有那个心思啊。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梦见我家房梁上挂着一个白衣服女孩儿,俩眼惨白惨白的盯着我,一晚上都没睡着。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