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得罪

这一夜,叶蓝茵辗转反侧。

她跟了周亦行四年,深知他的手腕是怎样的。

绝情、冷酷、不留任何余地。

那时候,他们处于热恋期。

叶蓝茵有些少女情怀,也爱浪漫,周亦行就宠着她,和她做了很多只有年轻小情侣才会做的事情。那些疯狂的甜蜜几乎令她忘了身边的男人是个在商场上呼风唤雨,人人敬畏惧怕的商业巨子。

直到陈励川从英国学成归来,约叶蓝茵见面……周亦行盛怒。

他们为此大吵一架,冷战将近一个月。

最终,周亦行熬不住相思之苦,到电视台找叶蓝茵,两人这才和好。

现在再回味过去,叶蓝茵说不清楚心里是何滋味。

她一直认为周亦行是爱她的,也认为他们的女儿没了,她还有他,他们夫妻同心,会一起走出这段悲伤。

可自从糖糖死后,周亦行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叶蓝茵因为糖糖的死,痛不欲生,而周亦行非但没有安慰陪伴过她,反而对她越来越漠不关心,常常对她避而不见……两人走到了分居的地步。

或许,他们之间的爱情不过是昙花一现,可她却痴痴的以为那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的诺言。

……

清晨。

叶蓝茵强打精神,前往律所与罗律师面谈。

然而,令她害怕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就是罗律师表示他不会接手这个官司。

"他来找过你。"叶蓝茵神色淡然,没有惊讶,也没有胡搅蛮缠。

罗律师叹口气,一脸踌躇,坦承道:"叶女士,我很抱歉。"

叶蓝茵没再说什么,拿回曾经交付给罗律师的资料,便准备离开。可还没出门,她又说:"您之前拟好的协议可以给我参考吗?我会支付您起草协议的费用。"

罗律师听到这话,神情更是尴尬。

那份协议已经被碎纸机粉碎。

现在的律界已经得到了"明令",谁要是敢接叶蓝茵的离婚官司,那就是和创为太子爷周亦行对着干。

谁都知道创为是多强的集团,谁也都知道周亦行是何许人物,自然也就谁都不敢忤逆。

"我明白了。"叶蓝茵从罗律师的表情里已经得到答案,"还是感谢您之前的帮助。"

罗律师见一个弱势女流被逼到这个地步,心里多少有几分同情。

他也实在不明白,周亦行现在绯闻不少,明显已经和妻子感情破裂,又何必拴着人家不放呢?大概还是因为利益关系吧。

"叶女士。"罗律师将人喊住,"离婚的事情,您还是从周总身上下手。"

叶蓝茵微微一笑,离开。

回到车子上,叶蓝茵心绪纷乱不已。

如果周亦行想要在外界维持他们的夫妻形象,那她何时才能结束这段已经畸形的婚姻关系?她不想一拖再拖,更不想看着周亦行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她只想远离这一切。

叶蓝茵抬手按了按胀痛不已的太阳穴,考虑着是否该主动再去找周亦行谈判。

这时,一通电话的到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

半小时后。

叶蓝茵赶到帝都中心医院。

抢救室外,母亲杨慧英在叶斐然的怀中哭的泣不成声,整个人都在抽搐。

当杨慧英看到叶蓝茵出现时,她并没有觉得大女儿来了,就有了主心骨,反倒是狠狠的剜了女儿一眼,背过身去。

叶蓝茵那声"妈",就这么卡在喉咙里,郁结着她的五脏六肺。

叶斐然见状安抚一下杨慧英,然后就和叶蓝茵去了不远处的拐角谈话。

叶蓝茵上来就问:"爸怎么样?严重吗?在救护车上的时候,医生怎么说?"

叶斐然哭丧着一张脸,老实道:"你也知道,爸这高血压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一直用药物控制。今天来了几个混混闹事,说了不少混账话,爸就气晕过去了。"

父亲叶华东最经不起动气。

早前,因为叶蓝茵执意要嫁给周亦行,他气晕过一次;后来,因为糖糖的死,他又深受打击,不仅数度昏厥,甚至是咳血;现在,又因为……

"谁来闹事?你在外面又得罪人了?"叶蓝茵有几分诧异。

叶斐然急的直拍大腿,冤枉的不得了,"姐,我就是个闯祸精怎么着?我……算了,我也没脸否认。可这次真不是我!我是接到妈的电话,才从行里往家去的。那几个混混,我连见都没见过!"

叶蓝茵皱起眉头,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叶斐然虽然经常犯浑,但人也不傻,又说:"姐,咱们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可不骗你,上次在悦色,我根本没惹事!是那些人硬要找我茬儿。再看爸这次……"

"叶华东家属!病人脱离危险了!"

护士的话打断了姐弟二人的交流,他们赶紧跑到抢救室门口,想要看看父亲的状态。

杨慧英又见着叶蓝茵,再瞧瞧自家老头子虚弱的样子,心里一阵阵的抽痛,埋怨道:"还来做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是周家人,和我们没关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