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线索

叶蓝茵是被没完没了的手机震动声吵醒的。

这段时间,她一直依靠安眠药入睡,所以早上清醒的格外困难。

"喂。"

叶斐然一听就知道人没睡醒,笑道:"姐,这下子你知道被人吵醒是什么滋味了吧?"

"有话快说。"叶蓝茵揉揉太阳穴,起身坐了起来。

"是个好事儿。"叶斐然道,"爸知道你上次来医院被妈给赶走以后,一直不老高兴的。老头倔,不肯说。妈看出来了,就说让我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找时间回家吃顿饭。"

叶蓝茵愣了愣,随即嘴角忍不住上扬,只是眼眶有一些酸。

"我周末回去。"叶蓝茵笑着说,"正好你也休息,咱们一家子好好吃顿饭。"

"好啊!你看姐夫要是不忙,也叫姐夫回来呗。"叶斐然提议。

一声"姐夫",让叶蓝茵得来不易的好心情又顿时变得低落,她还没让父母知道她离婚的决定。

"姐,我跟你透个底,我估计你回来了,爸得审你。"叶斐然压低了些声音,像是跑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前段时间,姐夫天天和一个女的上电视,爸每次看见了,都气的摔遥控。好在你们两口子这又一起出现在新闻里,爸才稍微舒心。"

叶斐然说的新闻,就是叶蓝茵和周亦行一同参加慈善晚宴的新闻。

这新闻的热度不低,还上了头版。

照片上,周亦行牵着她的手,他的那双眼睛像是容不下别人,也看不到别人,全心全意的,只有她。

叶蓝茵看了之后,只是冷笑。

假的就是假的,装的也就是装的,但凡不是真实存在的,总有一天会被曝晒在阳光之下。

"你姐夫忙,我问问他。"叶蓝茵选择了善意的谎言,"你还在班上吧?快去忙。我有事给你发微信。"

"成。"叶斐然一口答应,却又忽然想起来件事,"姐,你上次问起凌怡是有什么事吗?"

叶蓝茵正在下床的动作僵住,心跳忽的加快,她立刻问:"你是有她消息了?"

叶斐然想起那段初恋,总是心有戚戚,叹息道:"昨天和我几个老同学一起撸串。有个跟凌怡关系不错的同学说凌怡早就回帝都了,好像还做了小买卖,美甲什么的。"

叶蓝茵听到这话就像是抓住一个毛线球的线头。

她迅速思考,决定不让叶斐然再去打听,她怕如果事情真的和凌怡有关系,叶斐然出面会打草惊蛇。

"是我搞错了,没什么事。"叶蓝茵如此说,"你快去上班吧。"

挂断电话,叶蓝茵跑到书房,拿出自己前几天梳理好的关系簿。

她以前当记者的时候,有几个关系不错的线人,其中一个叫"春姐"的,一直在医美圈子混,说不定她能打听来凌怡的那家美甲店。

事不宜迟,叶蓝茵照着号码拨了过去。

结果,真的通了。

……

春姐挺讲义气。

她告诉叶蓝茵应该可以找到人,但是需要几天的时间,有消息了,她打电话通知。

叶蓝茵为着这一点线索,感觉到自己呼吸都顺畅了不少。

否则又是一年前的那笔糊涂账,又是和周亦行的离婚纠葛,她真的是心力交竭。

结束和春姐的通话,她打起精神去给自己做了一个简单的沙拉,正在享用时,手机响起。

是关禹。

"太太,您好。"关禹向来尊敬礼遇叶蓝茵,"周总吩咐我随您去超市买食材,以备明日去科鲁兹先生家时使用。周总说是要包饺子。"

叶蓝茵听得云里雾里的,想了想才记起周亦行昨天走时似乎是说过明天要去科鲁兹先生家做客。

这或许是个机会。

叶蓝茵如果好好表现,成为周亦行和科鲁兹先生之间的有利桥梁,那她就有了和周亦行谈判的资格。

"我知道了。"叶蓝茵说,"麻烦你先给我发过来科鲁兹先生的资料,特别是他家人的资料。另外,采购食材,我自己去就可以。"

关禹不敢有违,一一答应。

不多时,叶蓝茵接收到关禹的资料,她仔细研究一遍之后,出发前往超市。

……

面对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叶蓝茵有条不紊的进行商品筛选。

等东西差不多买齐了之后,叶蓝茵又寻思一会儿去老字号买些帝都的特色点心,然后再去……

"好巧啊。"

叶蓝茵闻声抬眼一看,看到了同样推着购物车的苏悦姗。

当真是冤家路窄。

苏悦姗向前走了几步,看看叶蓝茵购物车里的东西,笑道:"买这么多食材,叶小姐是要亲自下厨?"

叶小姐?

叶蓝茵嗤笑,并不想和苏悦姗有什么牵扯,推着车往前走去。

苏悦姗又赶紧追了过来,眼睛一直盯着叶蓝茵购物车的东西看,好像是想知道叶蓝茵都买的是什么。

"想一起逛?"叶蓝茵轻讽道。

苏悦姗收回视线,笑着说:"亦行说今天要吃我做的菜,我就赶紧过来采购。叶小姐好歹也照顾过亦行几年,他的口味你也熟悉。有什么建议吗?"

叶蓝茵呼吸一滞,她告诉自己别生气,更别去在乎。

她和周亦行已经完了,又何必去在意他和别的女人如何?大家以后都会各自开启新生活,她也不会守着什么。

可苏悦姗的话就跟刀子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她心口上捅。

苏悦姗看到叶蓝茵发白的脸色,笑着又凑到叶蓝茵的耳边说:"亦行知道我来超市,特意嘱咐我买一样东西。"说着,她看向购物车的一隅。

是安全套。

叶蓝茵握着推车把手的双手,顿时骨节泛白!

顾不上什么风度,也顾不上面子,她甚至是无力再给苏悦姗一个不屑的眼神,她唯一能做的,只有落荒而逃。

半小时后,叶蓝茵结完账来到地下车库,可谁又能想到,苏悦姗居然阴魂不散的追了过来。

"叶小姐,前几天又做了回周太太,感觉如何?"

叶蓝茵心尖发颤,她深吸一口气,说:"你想让我和周亦行离婚,就去做周亦行的工作。我现在绞尽脑汁要和他离婚,如果你能帮我,我万分感谢!"

这话让苏悦姗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她刚张口要说什么,正巧有个男人十分着急的往她们这边跑过来。

叶蓝茵被男人莫名其妙的撞了下肩膀,东西洒了一地。而这个男人连句道歉都没有,头也不回的就跑走了。

叶蓝茵无语至极,蹲下来捡东西。

苏悦姗过来帮她捡,拿起了些调料袋还有一瓶小香油,在不经意间问了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亦行为什么不和你离婚?"

叶蓝茵一愣,蓦地心头发紧,她看向苏悦姗,就见苏悦姗的眼里全是得意和嘲笑。

苏悦姗在这时直起腰,把捡起的小香油瓶放进叶蓝茵的购物袋子里,笑而不语的看了她好几秒,才说:"他在等一个时机。"

叶蓝茵想追问是什么时机?

可苏悦姗却闭上嘴巴,转身离开。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苏悦姗把手里的另一瓶香油赶紧扔进了垃圾桶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