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 看好你的女人

玛利亚私人医院。

周亦行和叶蓝茵,以及关禹在贵宾休息室里,等候科鲁兹太太的消息。

没过多久,苏悦姗特意赶过来查看情况。

一进门,她就一脸关切的跑到周亦行的面前,蹲下来,柔声说:"我已经让同事关注媒体动向,确保不会有什么不利的消息流出去。请周总放心。"

周亦行抬眸瞥了苏悦姗一眼,很冷。

苏悦姗心里"咯噔"一下,被这淡漠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她赶紧调整情绪,又关怀道:"好端端的,科鲁兹太太怎么会食物中毒呢?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周亦行没说话,倒是叶蓝茵捕捉到丝丝异常。

"苏小姐是怎么知道科鲁兹太太是食物中毒?"叶蓝茵眯了眯眼睛,"你的责任是封锁消息。而我们这些当事人,谁也没泄露科鲁兹太太入院的原因。"

苏悦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她缓缓站起来,辩解说:"是关助理打电话和我说的啊。"

关禹一愣,快速打量了一下周亦行,见他并未指示,所以没有多言。

苏悦姗心里窃喜。

科鲁兹先生是创为寻求合作的最强伙伴,依照周亦行在商场上的雷厉风行和强势果敢,他是势必要拿下合作案的。

可现在,由于叶蓝茵的失误,导致科鲁兹太太入院,周亦行一定会降罪于她。

"原来是这样。"叶蓝茵点点头,"关助理是什么时候给你打的电话?"

苏悦姗觉得自己稳操胜算,不耐烦的说:"半个多小时之前。"

叶蓝茵轻笑。

昨天从超市采购回来,叶蓝茵检查食材时,发现香油不对。她买的是白芝麻油,不是黑芝麻油。

于是,她又去超市重新买了一瓶……

叶蓝茵一直纳闷为什么香油会不对,现在,似乎解释的通了。

"周总,都快九点了,我为您叫餐吧。"苏悦姗轻声道,"您胃不好,不能不吃东西。"

周亦行没理会,起身走到叶蓝茵的身边,"隔壁街有善粥府,我陪你去。"

叶蓝茵拒绝:"我等科鲁兹太太醒过来。"

周亦行不再勉强,扭头看向关禹,"红豆花生粥,少糖,放红枣。"

苏悦姗见周亦行就这么无视自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她站在那里,想找些话题,可一对上周亦行冰冷的目光,就会低头把话咽回去。

难不成她露出马脚了?

正想着,有人敲门进来,是科鲁兹先生的助理,他表示科鲁兹太太已经苏醒。

叶蓝茵松口气,准备过去亲自问候。

苏悦姗也有意陪同,想要借机向科鲁兹夫妇示好。

叶蓝茵拦住苏悦姗,也不避讳周亦行,直接就问:"苏小姐,你以什么身份过去?这是正式场合。"

苏悦姗语塞,咬着唇,楚楚可怜的看向周亦行,希望他可以帮自己说说话。

可叶蓝茵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她正想借此出口气,"苏小姐,你说关助理半小时前告诉你科鲁兹太太食物中毒。可事实上,我们一到医院,医生就确诊科鲁兹太太是急性阑尾炎。"

苏悦姗一愣,脸色煞白。

叶蓝茵又向她靠近,"是不是在想那瓶香油怎么没起作用?"

"你、你……"

叶蓝茵还想继续说,却被周亦行抓住了手腕。

周亦行脸色冰冷,示意叶蓝茵不要再说下去,然后他又看向苏悦姗,说:"回去。等我电话。"

苏悦姗忙不迭的点头,暗暗咬着牙。

待人一走,叶蓝茵狠狠的甩开了周亦行的手,"心疼了?如果不是我这次幸运,现在我恐怕就要去警察局喝茶了。"

周亦行蹙眉,低声道:"你不会有事。"

叶蓝茵不以为意。

她只觉得周亦行竟维护苏悦姗到不分是非的地步,还真是"真爱"无疑。

"烦请周总看好你的女人,我可不会护着算计我的人。"叶蓝茵甩下这句话,离开。

……

病房内,科鲁兹夫妇正在说话。

科鲁兹太太看起来很虚弱,见叶蓝茵过来看望,冲她笑笑。

一番问候后,科鲁兹太太需要休息,科鲁兹先生便送周亦行和叶蓝茵离开。

走廊之上,科鲁兹先生说:"今晚,感谢你们的陪伴。特别是周太太,我妻子胆子小,还好你在救护车上就看出来她是阑尾炎,尽可能的宽慰她,她才能安心手术。我真的,十分感谢。"

"科鲁兹先生,既是朋友,不必多言感谢。"叶蓝茵说。

科鲁兹颇有深意的笑着点头,又和周亦行单独说了两句话,便折回病房陪伴科鲁兹太太。

周亦行见人离开,沉沉气,回到叶蓝茵的身边,就发现叶蓝茵有些愣神,便问了声"在想什么",叶蓝茵没有回答,直接转身离开。

来到医院门口,叶蓝茵准备拦车回公寓。

周亦行跟出来拉住她,不悦道:"又闹什么?"

"我没闹。"叶蓝茵冷冰冰的回答,"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我该回去了。如果你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就请考虑我们离……"

"叶蓝茵!"周亦行压抑的低吼了一声,"你一直拿我的话当耳旁风?"

叶蓝茵强忍着心里的酸楚,几乎在一瞬间放下了她所有的铠甲,变回了以前他们相处时的模样,她说:"这又是何必?你非要耗尽我们所有的感情吗?"

周亦行怔然,心头被猛地撞击了一下。

而叶蓝茵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不想再多言,她转身走到主干路上,拦了辆计程车。

曾经,叶蓝茵因为急性阑尾炎入院,周亦行知道后,立刻连夜从新加坡飞回来陪她,照顾她,寸步不离。

周亦行那时的在乎和心疼,就和刚刚科鲁兹先生对科鲁兹太太的一样。

叶蓝茵不由得回忆起这段过往,所以才会觉得心里酸楚,更觉得心痛。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她知道自己坚持离婚,这并不能代表她已经放下了周亦行,更不能代表她已经可以不再爱周亦行……她只是慢慢变得接受,接受了那些无法改变的事实。

只不过,如何让父母接受她即将离婚的消息,成为了叶蓝茵接下来要头痛的事情。

上一章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