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居然是她

挂断电话后,叶蓝茵带着家中不到八万元的现金,赶往悦色。

悦色是近两年在帝都兴起的一处私人会所。

由于入会条件高的离谱,反倒是给其打了广告,引得众多有头有脸的人物把成为悦色的会员做为自己身份的象征。

灯光璀璨的招牌下,泊车小厮取走了叶蓝茵的车钥匙,接着便有个身着黑色西服的高大男人将叶蓝茵引进悦色。

叶蓝茵走在这个金碧辉煌的走廊之上,心里万分紧张,手心一直在发汗。

她知道这样的地方最是藏龙卧虎,稍有不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叶斐然怎么会惹上这里呢?

叶蓝茵心里起急,脑子里更是一团乱麻,在不知不觉中被人带到了指定包房。

推开门,叶斐然正坐在沙发上,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魁梧的男人,一看就是专业级的打手。

"姐!快救救我!救救我!"叶斐然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毫无男子汉的形象。

叶蓝茵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见他无生命之忧,心里松了口大气。

她把目光投向坐在梅花屏风前喝茶的一个中年男人身上,这人看起来气度不俗,想来就是这里管事的人。

"您好。"叶蓝茵上前一步,微微颔首,"不知道我弟弟给贵地添了什么麻烦?我先代他向您郑重道歉。"

那中年男人没有急着说话,反倒是慢悠悠的品了品手中的茶,然后才开口说:"令弟打折了我兄弟的一条腿,所以我也想打折他的。可你看见了,他哭哭啼啼的找姐姐,我们也不好欺负一个窝囊废不是?"

话音一落,包房里响起了此起彼伏嘲笑声,笑的叶斐然抬不起头来。

而叶蓝茵稍稍握紧拳头,忍下了那句"窝囊废",也不去辩驳打人的事情。这个节骨眼,把人带走才是最重要的。

"多谢您大人大量,不与他计较。打人就是不对,您那位兄弟的医药费,我们全额承担。还请您高抬贵手,放了我弟一马,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十万块钱,这事就算是了了。"

叶蓝茵觉得这是狮子大开口,但却又不敢不从,只能点头答应。

……

不多时,叶蓝茵搀扶着叶斐然离开悦色。

同意放他们离开的那个中年男人在他们走后,端着新烹好的茶走到梅花屏风后面,恭敬的把茶放到了红木桌上。

"劲哥,您确定握住这个女人就能钳制住周亦行?"男人小心翼翼的问,"听说他们夫妻不睦,那个周亦行早就和别的女人好上了。"

傅劲没做声,拿起那上好的紫砂茶杯,握在手心里把玩。

她居然就是叶蓝茵。

一年前那晚残存的记忆不禁在傅劲脑子里冒头,他当时只当是一件小事而已,从未放在心上。

不曾想,原来冥冥之中是自有安排。

"派人盯着她。"傅劲命令道。

袁叔皱了下眉头,听得出这个"她"指的该是那个女人,而不是没用的弟弟。

"虎子的那条腿……"袁叔有些心虚的又提了一嘴。

傅劲将茶杯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手帕擦擦手,眼皮不掀的说道:"在我手下违背兄弟道义,只有一个下场。"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