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你毫无价值可言

齐亚茹和周亦行有过婚约。

至于其他的,像是齐北集团有多强,齐亚茹的背景又有多强,并不重要。单是"婚约"二字,就让叶蓝茵每每在面对齐亚茹的时候,徒增强烈的自卑之感。

"亦行,蓝茵,你们来了。"

齐亚茹款款走来,一席酒红色抹胸鱼尾裙,恰到好处的勾勒出她曼妙的身姿。

"刚到。"周亦行无甚语调的说道,"伯父伯母在休息室?"

齐亚茹顺手接过waiter托盘上的马提尼,很自然的递给周亦行,回答:"还和我哥在意大利谈地皮的事情,没能赶回来。今晚的宴会,我全权代表。"

周亦行点头。

齐亚茹笑意见深,她定定的看着周亦行,"刚才和姑父姑姑打了招呼。你现在带我去拜见一下叔叔和阿姨?"

周亦行说:"父亲临时有事去了上海。稍后,我带你去见我母亲。"

"好。"齐亚茹笑着点点头,"很久没见阿姨了。我特意带了上好的血燕,给她补补身子。"

周亦行小酌一口马提尼,没再接话。

齐亚茹笑容不减,也不觉得尴尬,她和周亦行是青梅竹马,自是习惯他的冷模式,这又转而看向了叶蓝茵,"蓝茵,最近在忙什么?"

叶蓝茵反应慢了半拍,回答:"还是老样子,写写稿子。一向都是不忙的。"

"你要照顾亦行,怎么可能不忙?"齐亚茹别有深意的浅笑了一下,"不过生意上的事情,你还真的起不了什么作用。"

叶蓝茵脸上的笑容骤然僵化。

她停顿了两秒,自嘲道:"是啊,我这头脑和能力还是别给亦行添麻烦了。"

"和那些没关系。做生意靠的是资源和人脉。"齐亚茹认真道,然后走到了周亦行的身边,"西班牙的科鲁兹先生,你还记得吗?他对创为的电商经营模式很感兴趣,我来帮你引荐。"

周亦行带着叶蓝茵,三人一起过去。

"这位是西班牙abril公司的总裁,科鲁兹先生。"齐亚茹向周亦行介绍完,又操着一口流利的西班牙和科鲁兹先生介绍周亦行。

二人礼貌握手,周亦行也自如的运用西班牙和科鲁兹先生交流。

齐亚茹面露惊讶之色,她记得周亦行精通英语、日语和法语,不料还会说西班牙语。

叶蓝茵看出了齐亚茹对周亦行的爱慕与崇拜,但她装聋作哑,端庄的站在周亦行的身边,维持好妻子的形象。

所幸叶蓝茵略懂西班牙语,免去了她成为一个呆板的花瓶。

这还要感谢结婚那时,她希望去西班牙的特鲁埃尔度蜜月,便凭着那时候的浪漫憧憬,学了些许西班牙语。

只可惜,周亦行实在太忙,他们至今没有度过蜜月。

"这位是您的妻子?"科鲁兹先生看向了叶蓝茵。

叶蓝茵回过神,微微一笑,用西班牙语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并向科鲁兹先生问好。

科鲁兹被叶蓝茵身上东方女性的韵味深深吸引,便幽默的对周亦行说:"我听说过中国古代有四大美女。您的妻子一定在现代四大美女之中。二位十分般配。"

周亦行听后回以微笑,邀请科鲁兹先生去贵宾室畅聊。

叶蓝茵本应该同行,偏巧有位waiter在此时路过,不小心将红酒洒在了叶蓝茵的裙子上,引起了一阵小小的骚乱。

齐亚茹微不可见的冷笑了一下,然后及时出来解围,"亦行,我陪蓝茵去换裙子。你和科鲁兹先生先去贵宾室。"

于是,周亦行和科鲁兹先生先行离开。

……

更衣室。

叶蓝茵有准备好备用的裙子,很轻松的解决了眼前的小危机。

她换好新的礼服出来之后,发现齐亚茹并没有走,而是坐在沙发那里等她。

"不好意思,耽误齐小姐的时间了。"

齐亚茹笑笑,神情看起来和刚才差不多,但眼中似乎又多了些旁的东西,叫人看了,心里发毛。

"蓝茵,别怪我八卦。"齐亚茹说,"看最近的新闻,亦行总是带着集团里的那位……那位公关部负责人,好像是姓苏吧?他总带着苏小姐参加活动。"

叶蓝茵就知道齐亚茹是笑里藏刀,来者不善。

"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不方便出席活动。"她尽可能给予合理解释,"苏小姐是亦行手底下的老员工了,做事很是妥帖。"

"怕是妥帖过头?"齐亚茹半开玩笑的问了一句。

叶蓝茵一怔,没有吭声。

齐亚茹喜欢周亦行,是他们这个圈子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情。更不必说周齐两家是世交,在齐亚茹和周亦行刚满十八岁的时候,便定下了婚约。

周亦行要娶叶蓝茵的时候,齐家有过施压。

甚至有传言,齐家愿意拿出齐北集团百分之十三的股份给周家,做为齐亚茹的嫁妆。

可最终,周亦行还是娶了叶蓝茵。

而齐亚茹在周亦行结婚之后,对他是否仍抱有感情,答案不言而喻。

"你我同是女人,有些话更方便张口。"齐亚茹从沙发上站起来,伸手轻扫着裙摆,"豪门太太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的是利益捆绑,只涨不损。可你?你和亦行的婚姻,无论是什么结局,都是稳赚不赔。因为,你毫无价值可言。"

叶蓝茵觉得大脑"嗡"的一下,不可控的晃了下身子,往后退了一步。

反观齐亚茹,她还是像平时一样看着她,脸上没有胜利者的骄傲,也没有报复过后的快感和享受。

她平平淡淡的,无非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已。

"换好了,我们就出去吧。"齐亚茹率先走到门口,"别让亦行久等。"

叶蓝茵没有立刻动作,她还沉浸在齐亚茹刚才的话中。

这四年的时光,她于他而言,真的是毫无价值吗?那他们的女儿……对,就连他们的女儿也已经不在了。

齐亚茹自顾自的打开房门,遇上关禹正在外等候。她没问什么,留下关禹单独和叶蓝茵交谈。

"什么事?"

关禹神情略有为难,他酝酿了几秒,开口道:"周总让我转告您,明永乐青花瓷瓶的揭晓仪式,由周总和齐小姐进行。您在台下静候便可。"

叶蓝茵先是一愣,然后默默攥紧拳头,指甲抠到肉里而不知痛。

正式场合不携正牌妻子登场,而是选择其他女伴,这说明什么?

利益至上!

叶蓝茵一阵恶寒,她再次清晰的感受到周亦行的无情,也感受到他的商人本色。

她于他而言,真的毫无价值。

"听周总的安排。"叶蓝茵平静的说了这么一句,迈步走向宴会厅。

不多时,在满场宾客的注视之下,周亦行被一个不是他妻子的女人挽着手臂,二人默契的揭晓善品。

叶蓝茵腰背挺直的承受着周围不怀好意又或者是幸灾乐祸的目光,心里的苦楚与悲凉,一浪高过一浪。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