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周太太,别惹怒我

在所有善品完成揭晓仪式之后,晚宴正式开始。

用餐中途,叶蓝茵借口去了休息室。

可实际上,她是找waiter要了红酒,躲起来消愁。

咔嚓--

门忽然被人推开,周亦行走进来。

他看到叶蓝茵手里的红酒杯,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头,低声道:"科鲁兹先生邀请你我观赏他带来的善品。"

叶蓝茵没言语,仰头饮尽杯中的红酒。

周亦行又蹙了下眉头,走上前去拿过她手里的酒杯,张口想要责备几句,却看到她微红的眼眶。

一瞬间,周亦行如鲠在喉。

而叶蓝茵看向他,却是嫣然一笑。

她把酒杯从他手里拿回去放在了茶几上,平静的说:"我知道你一直想开拓欧洲市场。那位科鲁兹先生是欧洲时尚品牌界的大人物,会是你最好的合作伙伴。我愿意按照你的要求配合你,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如何?"

周亦行沉默片刻,答非所问说了句:"那个瓷瓶是齐亚茹祖父的遗物。"

叶蓝茵心尖颤了颤,好像是被人打入了一剂强心针,开始感觉到复活的迹象。

可很快,她又垂下眼帘,用很小的声音问:"不是因为科鲁兹先生和齐北集团有贸易往来?"

周亦行这次倒是痛快,很干脆的说:"也有这个原因。"

叶蓝茵苦笑自己刚才的天真,转而从手包里掏出来一个U盘。

"这里面是我参考网上的模板,起草的离婚协议书。我想可能有些地方不太规范,你让你的律师团队帮你看看。我要糖糖的遗物,还有糖果天使基金的理事权。除此之外,我什么也不要。"

周亦行似乎料到她会说这话,他看都没看那个U盘一眼,眼睛始终盯着叶蓝茵,"我说没说过,不管你在计划什么、打算什么,都停止下来?"

叶蓝茵自然记得。

他说的话,她都记得。

"我这不是在计划,而是就事论事。"她把U盘直接塞进周亦行的手里,"你好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我们可以协商。"

周亦行在触碰到U盘的那一刹那,紧紧抓住了叶蓝茵的手,沉声道:"我不同意。"

"为什么?"叶蓝茵不解,"我们已经分居一年了,再有一年,我可以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准予判决离婚。既然都是这个结局,我们何必浪费一年的时间?"

周亦行垂在身体另一侧的手,略有颤抖,他更加用力的握住叶蓝茵,那力道令他手上的青筋都凸显了出来。

"那就等一年。"他说的不容置喙。

叶蓝茵感到无语,琢磨了一下,又提出:"如果我帮你顺利达成和科鲁兹先生的合作案呢?"

周亦行淡笑,一把将人给拽进了怀里,慵懒的垂下眼眸,反问:"你觉得我会需要我老婆帮我做成生意?"

叶蓝茵顿时身子僵硬。

因为她清晰的感受到周亦行说话时喷吐在她脸上的热气,那股气息都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味道。

这是她最致命的罂粟。

"那你想怎么样?"叶蓝茵咬咬牙,赶紧找回清醒,"你到底如何才答应离……"

话未说完,周亦行箍紧叶蓝茵的腰,把人扣进怀里,死死吻住了她的唇。

叶蓝茵先是大脑一片空白,随后就是拼命的抵抗。

她不明白他这样的举动是何用意?

羞辱她吗?

就仗着他们的夫妻关系还没有解除,他就可以任意对她进行这种亲密行为?

叶茵蓝接受不了。

嘶--

周亦行被狠狠的咬了一口,不得不松口,但没有松手。

而叶蓝茵一点儿没觉得解气,抬手又打了周亦行一巴掌,满眼通红的吼道:"别碰我!"

周亦行的头微微倾斜,可他还是没松手,一只手攥着叶蓝茵的手腕,一只手抹去了嘴唇上的血珠。

下口真狠。

叶蓝茵气的浑身颤抖,她看得到周亦行眼中的阴鸷,也知道自己那一巴掌已经把他给激怒。

可事到如今,激怒了不是最好?

"我不管你坚持不离婚的理由是什么,这婚我都离定了。"叶蓝茵说,"而且你不要以为我就真拿你没办法。你是公众人物,撕破脸总归是不好。"

周亦行笑笑,根本不惧怕这样的额威胁。

他的视线流连在叶蓝茵红润的双唇上,亮晶晶的,很诱人,"87年得欧罗索雪莉,挺烈。这酒的口感和你性子倒像。我再尝尝。"

叶蓝茵一惊,知道他的言外之意之后,抬手又要打人。

周亦行这次早有准备,稍稍用力就把人转了个儿,然后直接推到墙上,再用自己的身子压住。

这一下子,叶蓝茵就跟夹心饼干似的,身体正面贴着冰冷的墙面,身后是一副高大强壮的身躯,根本无法动弹。

而她的双手更是被他单手轻松钳制。

"周太太,别惹怒我。"周亦行声音低沉,"对你没好处。"

叶蓝茵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别碰我"三个字。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女儿忌日那天看到他和苏悦姗的场景,此刻再承受着他的触碰,就觉得胃里抽搐翻滚。

"我的周太太,只能我碰。"

说罢,周亦行扭转叶蓝茵的下巴,想要再次吻下去。

叶蓝茵无比抗拒,豁出去准备大喊,刚一张口,就听门口传来动静,紧接着就是一声勒令:"停下!"

是周夫人。

周亦行动作停滞,不耐烦的皱皱眉头,松开了叶蓝茵。

"今天是什么场合?外面还有记者,你们想上头版不是?"周夫人气得不轻。

周亦行扯扯领带,只说:"稍后的晚宴,我不参加了。"

甩下这句话,他就离开了。

周夫人脸色不佳,却又不能发作,只好命令韩霜将门关上,并守在门口。

她驱动轮椅靠近叶蓝茵,在看到她略显狼狈的模样后,有些恨铁不成钢,责备说:"一个齐亚茹,当年都没能嫁进周家大门,有什么可值得在意的?你就不能大度一些?"

叶蓝茵感到天大的委屈。

单单一个齐亚茹自然不可能让她如此,是周亦行的冷漠,周亦行的绝情,还有周亦行和苏悦姗……

叶蓝茵哽哽嗓子,也不想为自己辩驳什么,干脆掏出来手机给周夫人看了里面的照片,"哪个女人可以忍?"

周夫人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别的女人交颈而卧,神色无比淡然,完全不觉得那是她儿子婚内出轨的铁证。

沉默几秒,周夫人正色道:"这是你该忍的。"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