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糊涂账

傅劲看到叶蓝茵在发抖,他隐去笑容,又向着她靠近一步。

叶蓝茵顿时如临大敌,惊恐的频频向后退去,险些被石子绊倒在地,幸好傅劲及时出手扶住了她。

"小心。"他轻声道,很温柔。

这声音钻进叶蓝茵的耳膜里,她只觉得毛骨悚然,当即用力推开了傅劲。

"你、你……"

她双唇微启,带着丝丝的颤抖。

傅劲并不恼怒叶蓝茵刚才无礼的行为,他一笑置之,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名片,并说:"今天很晚了。等你有时间,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说罢,傅劲捡起刚才掉落在地上的大衣,从容的掸掸上面的土灰,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叶蓝茵看着傅戎的背影,觉得自己的心脏将将爆炸。

……

回到公寓,已经将近十一点。

叶蓝茵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给浴缸里加满了热水,然后把自己浸泡在其中,闭上了眼睛。

一年前,元旦前夕。

叶蓝茵带着糖糖飞往巴厘岛,入住周亦行为糖糖两岁生日购置的海边别墅,等待周亦行忙完手里的工作,陪她们母女跨年。

某日晚上,约是七点钟左右,叶蓝茵接到一通电话,是叶斐然的初恋女友凌怡打过来的。

凌怡是个刚入行的模特,模样甜美可爱,经常给一些淘宝品牌拍拍照片,偶尔也会有些时装杂志找她拍照。

电话里,凌怡一直在哭。

她说,她随同公司来到巴厘岛,是来给杂志拍沙滩特辑来的。谁知道工作结束后,公司安排了聚餐,宴席上来了好几个老板,对她们这些模特动手动脚的。

叶蓝茵听后告诉凌怡去卫生间里躲着,锁好门,她这就过去把她接走。

一小时后,叶蓝茵抵达四季酒店。

她赶紧给凌怡打电话,话说一半,凌怡出现在酒店大堂的另一边,向她跑了过来。

凌怡说原来是她想多了,只是虚惊一场而已。现在她们一行人准备赶往机场,乘坐晚点飞机。

叶蓝茵听后,有些懵。

而这时候,凌怡的同事过来催她赶紧上车,说是就等她一个人了。

凌怡向叶蓝茵道歉,还说回国以后请她吃饭,急匆匆的和同事们去汇合了。

叶蓝茵愣了好一会儿,总感觉哪里不对。

可想来想去的,凌怡并没有受到伤害,现在也准备回国,似乎也没什么其他地方值得她担忧了。

于是,叶蓝茵准备折回别墅。

她来到酒店大门外,让负责泊车的服务生把她的车子开过来。在等待的过程中,有几个人从她身边经过,有那么一瞬间她闻到一股异香,不过没有很在意。

等到车子开过来,她上了车子以后,便没了知觉。

再次醒来,已经是转日清晨。

叶蓝茵发现自己睡在了四季酒店的套房里,而她的身上竟是一丝不挂!

她吓坏了,赶紧去卫生间查看自己的情况,并无发现有什么不妥。但她心里还是不放心,回到别墅之后,又叫来家庭医生为自己检查。

在确认自己并未遭到侵犯之后,她松了口气。

这件事发生的五天之后,糖糖溺毙在别墅的游泳池里。

巨大的悲伤,以及女儿身后事的种种事宜,令叶蓝茵暂时忘记了这件稀里糊涂的事情……

睁开眼,叶蓝茵双眼氤氲,她觉得胸口发闷,呼吸不太顺畅。

她从浴缸里出来,擦干身子穿上浴袍来到了落地窗旁,给叶斐然打了个电话。

叶斐然被电话声吵醒,语气很不耐烦,"姐,这大半夜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叶蓝茵踌躇了有一会儿,哑着声音问:"你和凌怡,还有联系吗?"

叶斐然一听这个名字,顿时清醒了不少。

他坐起身来,沉声道:"不是说好不提这个人了吗?是!她甩了我,我没面儿。但你也不能拿着这个事和……"

"我只问你和她有没有联系,没有别的意思。"

叶斐然皱眉,没注意到叶蓝茵口中的严肃,他不高兴的喊道:"能有什么联系?她去广东嫁人了!我还跑广东去啊!"

叶蓝茵的心往下沉了沉,挂断电话。

……

两日后。

叶蓝茵受不住心里的煎熬,万般不愿的联系了傅劲,二人相约下午在帝都新区的一家私家菜馆见面。

此刻,在古典讲究的雅间内,傅劲正在烹茶。

"这是我新得的碧螺春,还希望周太太喝的舒口。"傅劲彬彬有礼,递给了叶蓝茵一杯茶。

而叶蓝茵如坐针毡,根本没有心情喝茶,她只想知道傅劲那天的话是何意思。

"周太太,不尝尝?"傅劲捧起自己的茶杯,小饮一口,"我自认为我的手艺不比某些大师差。"

叶蓝皱着眉头,伸手拿起茶杯,刚送到嘴边,又把茶杯放下。

"不如换成大红袍?"傅劲提议。

叶蓝茵终于无法忍受,直言:"傅先生,我想知道那年在四季酒店发生了什么?您又知道什么?"

傅劲不语,按了服务铃,命人送来最好的大红袍,并将茶盘重新清理。

叶蓝茵看他这云淡风轻的模样,心焦不已。

虽说她确定她没有被侵犯,但她是赤裸着身体的,而且意识全无整整一夜……单是这两点,足以让她心有不宁。

"我听说周太太是学新闻出身的。"傅劲转移了话题,"还听说周太太通晓法律、犯罪心理,甚至是一些法医知识。现在对这些还感兴趣吗?"

叶蓝茵不知道傅劲说这些是意欲何为,她想把话题拉回到正题上,偏巧这个时候服务生进来送大红袍,阻碍了她开口。

傅劲接过茶叶,又一次优雅娴熟的摆弄起茶具,淡笑道:"周太太现在应该是对茶道感兴趣了吧?还有插花、养生,又或者是时尚穿戴。"

叶蓝茵拧眉,十分不悦,"傅先生,是您先挑起来的话题。您已经抛出诱饵,那就应该清楚我对那晚的事情很重视。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打开天窗说亮话?"

傅劲停下手里的动作,抬眸看向叶蓝茵,眼中有过一闪而过的欣赏。

其实,叶蓝茵是个有胆魄的女人,并不适合养在豪门深院里。

"看过《楚门的世界》吗?"傅劲忽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叶蓝茵一愣,心头蓦地缠绕过丝丝冷意,她想问傅劲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这样左顾而言他的又是什么意思?

可傅戎只是温和的笑,继续沏茶,"周太太有事,我们改日再约。"

话音才落,叶蓝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周亦行。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