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想离婚,死了这条心

叶蓝茵从新区开回市中心,花了不少时间。

她满脑子都是一年前的那件事,还有傅劲的古怪言语……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本来就是无事的,而是傅劲在谋算什么。

答案无从得知。

叶蓝茵心烦意乱的开了门,完全没注意到客厅里还有一个人。

此时,落日的余晖透过落地窗倾洒进来,给房间里的一切镀上了一层柔和之色,也把一切变得温暖。

自然,连同周亦行惯有的冰冷之气,也稍稍减退了些。

叶蓝茵利落的脱下高跟鞋,赤着脚转过身,这才与周亦行凝视着她身影的视线,碰撞在一起。

一刹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时候,她也是心烦意乱的开了门,也是正值黄昏时分……还有的,就也是这个男人坐在沙发上等她,然后是一个紧紧的拥抱和铺天盖地的吻。

回忆总是清晰的可怕,叶蓝茵压着一口气,无甚语调的问:"不是说好明天中午见面谈吗?"

周亦行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她,半天都没回复,惹得叶蓝茵又是烦躁又是不自在。

"说话啊。"叶蓝茵往客厅里走了几步,"你怎么过来了?还有,把钥匙还给我。"

周亦行垂下眼眸,视线扫过叶蓝茵的脚,淡淡的说了句:"穿鞋。"

叶蓝茵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不情不愿的去穿了鞋。

等她换好鞋再回到客厅时,周亦行已经站起来走到了落地窗旁,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搭配着那种黯淡的黄色,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感。

"去哪儿了?"周亦行的声音很低沉。

叶蓝茵一愣。

她想起与傅劲的见面,心虚的头皮发麻,"我没必要和你报备。"说着,她进入厨房给自己斟水。

因为周亦行的那通电话,傅劲坚持择日再谈,早早结束了他们的谈话。叶蓝茵都有些怀疑周亦行知道她在做什么,见了谁,所以才会有那通如此"恰巧"的电话。

"同样的话,我不想一再重复。"

叶蓝茵正想的入神,被这说话声惊了一下,扭头看去,就见周亦行正靠在厨房的门框上。

她沉默的与他对视几秒,开口道:"是你打电话说想谈谈的。谈什么?我们之间,除了……"

"你敢说那两个字。"周亦行的眼中迸发出危险的信号。

叶蓝茵下意识咬住嘴唇,她到底还是怕他。

可他这种霸道无理的架势让她很是不爽,他凭什么要求她?他既然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就没资格再管她。

"说与不说,你心里有数。"叶蓝茵非要呛口气,"你不让我提,我就不做了吗?"

说完,她怒气冲冲的推开周亦行,离开了厨房。

周亦行浅笑了那么一瞬,跟出去抓住了叶蓝茵的手腕,"你要做什么?我们在这里是做的不少。"

叶蓝茵的脸"腾"的红了。

周亦行很满意她的羞涩和安静,走过去,用食指轻挑起她的下巴,"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叶蓝茵没由来的哆嗦了一下,她莫名想起傅劲提到的《楚门的世界》。

楚门生活在一个虚拟世界里,他周围的一切,不管人或者事,全部都是假的。那个他自以为的幸福家园,不过是摄影机下的一角而已。

那种境地是不是就是命运被攥在别人的手掌心里?

叶蓝茵快速打开周亦行的手,冷声道:"你现在的做法算什么?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把你自己看的太高了,我也不会是那个屹立不倒的红旗。"

周亦行的双唇抿成一条线,目光顿时寒气逼人,他懒得和她吵,直接告诉她结果:"想离婚,死了这条心。"

"你!"

"你什么?"周亦行掐住叶蓝茵的脸颊,"周太太,面前的这个'你',是你丈夫。"

话音落下,他便强行拽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

叶蓝茵大惊,又是喊叫又是挣扎,可周亦行面无表情的像是个冷面修罗!

两个人跌入大床,叶蓝茵咬牙切齿,"你要是敢碰我,我就告你婚内强.暴!周亦行,你就是个混蛋!大混蛋!"

周亦行什么话也不废,直接用行动让她明白自己是谁。

叶蓝茵对他这种行为恶心透顶,无所不用其极的打骂他,然后就听"咣当"一声,有什么东西摔了。

周亦行暂且放开叶蓝茵,侧头一看,发现摔碎的是叶蓝茵和糖糖的合影。

刚才的气焰和冲动,瞬间偃旗息鼓。

周亦行看着母女二人灿烂的笑容,一动不动的定格了将近五秒,然后忽然从叶蓝茵身上起来,放下一句"后天下午接你去科鲁兹先生家",便摔门离开。

叶蓝茵在周亦行走后,虚脱一般的躺在床上,任由眼泪滑落。

许久,她下床拾起和糖糖的合影,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

周亦行回到车子上,闭目沉默。

肃杀压抑的气氛令一直等候在侧的关禹不敢多言,不过关禹大概也猜得出来老板是为了什么会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如约而至。

周亦行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天已经黑下,问了句:"几点了?"

"不到七点。"关禹说。

又是一阵令人喘不过气的沉默。

关禹犹豫了片刻,最终斟酌着开口询问:"周总,属下送您去静心苑?明日清晨,再让司机去接您。"

周亦行不作声,从大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块很旧的怀表,握在手里。

关禹见状,只好继续静候。

约莫又过了十来分钟,关禹的手机响起,他接听完毕后,向周亦行汇报:"周总,齐北集团的代表表示有意入股盛美娱乐。"

盛美娱乐是周亦行刚刚收购的公司。

周亦行听到这个消息后,没有立刻下达指令,他扭头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子,那些快速闪过的光亮一遍遍划过他的脸,令他看起来时明时暗,飘忽不定。

"蛋糕才刚端上,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一块。"周亦行笑的阴沉莫测,"看来是蛋糕足够美味,足够诱人。"

"您的意思是……"

"让下面的人去接洽。"周亦行说,"吊吊他们的胃口。"

"属下明白。"

而后,关禹交代好工作,周亦行又吩咐关禹派人将苏悦姗接到惊唐府。

关禹皱了皱眉头,没敢多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