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要你,现在!

梅媛媛知道自己不能对他动情,也绝对不允许自己对他动情。


她不知道季北辰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儿,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吻她。


季北辰的吻却越来越疯狂,梅媛媛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无法思考,也根本无力反抗。


她感觉全身的力量逐渐消失,双腿发软,只能搂着他的脖子,仰着头被迫承受着他暴风雨般的热情。


箍住她腰身的手渐渐往上,探入宽松的衣摆,握住她胸前的一方浑圆,大力的揉捏起来。


梅媛媛有些不适的皱了皱眉,“唔……”唇齿间溢出的声音却极其暧昧。


这样的声音无疑是对男人发出盛情的邀请,引得季北辰更加放肆的掠夺。


忽然,腰间一凉,裙子被撩起,他的大手就这样探了进去。


“我要你,现在!”他咬着她的耳垂低吟。


耳垂是她最敏感的部位,梅媛媛一个激灵。天哪!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这里是病房,随时都有人进来。如果让人发现他们在这里做这种事儿,那她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这个男人还有没有一点点节制?昨晚折腾了她一夜还不够,现在还要?他是吃了春药还是打了鸡血?精力那么旺盛也是醉了!


她躲开季北辰的唇,用力将他推开,气喘吁吁的开口,“别这样!这儿是医院!”


季北辰深邃的眉眼中染满了情欲,对于他的索取,她很少拒绝,像现在这样被打断,让他很不爽,“医院又怎么样?什么时候轮到你选地方了?”说完狠狠的将她压在门板上,开始撕扯她的裙子。


“放手!”梅媛媛拼命挣扎,悲愤的眼神瞪着他,连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季北辰!你是禽兽吗?”


季北辰眸光凌厉中透着凶狠,她会对季如峰笑,却从来都不曾给过他任何好脸色。


“梅媛媛!”季北辰用力捏住她的下巴低吼,“我警告你,你卖的对象是我!在我们买卖关系存续期间,要是让我发现你背着我找别的男人,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梅媛媛闻言打了一个冷战,他说的后果无非是不再支付费用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不过她还真的没打算找别的男人。因为就她目前的状况,实在不适合谈恋爱。她不想成为他人的负累。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却是——她早已无法爱上任何人了!


看她不回答,季北辰更加愤怒,捏着她下巴的手紧了又紧,“怎么?不愿意?难道你就那么爱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投怀送抱?”


“……”梅媛媛无语,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她每天忙得像狗,哪里有时间和别的男人勾三搭四?


如果有,大概也只是和他吧?


记忆中,他们保持关系以来,他从没说过类似没头没脑的话。


梅媛媛怔忪片刻,突然灵光乍现,该不是刚才她和季如峰在楼下,被季北辰看到了?难怪他会说她勾三搭四、搂搂抱抱这么没头没脑的话来。


嗯,一定是这样!梅媛媛觉得有点好笑,怎么这人那么幼稚!


她一直都把季如峰当亲哥哥,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梅媛媛盯着他仿佛被墨汁染过的脸,“刚才,你看见如峰哥了吧?”


季北辰一愣,避开她的问题,冷笑:“呵!如峰哥,叫的可真够亲热的!”


果然他是看到季如峰和她巧遇的场景误会了。梅媛媛好笑的看着他,她想说,其实以前她叫他也这样亲热,甚至于叫北辰哥这三个字的频率比如峰哥高多了。


她何尝不想这样叫他一辈子?可后来,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不适合那么叫了。“从前我一直都这么叫他。有什么问题吗?”


季北辰冷声,“以前是以前,现在谁允许你那么叫我们季家的人了?”


季家?梅媛媛脸色变了变。是的!现在的季家大概恨透了她和母亲了。


要不是五年前,季北辰的父亲出了那场意外,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吧?


他为了这件事儿痛恨她母亲,甚至迁怒于无辜的她,她都不会怪他。毕竟如果不是为了母亲,季父也不会去搭乘那般飞机,最后弄得尸骨无存。


梅媛媛无奈的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以后我会称呼他季警官。”


“以后?”季北辰剑眉紧锁,脸色更加难看,“以后不许和他见面!”


梅媛媛一脸为难:“可季警官说改天约我见面,叙叙旧。”


“我的话你是没听懂还是故意装傻?”季北辰不耐烦的吼道,“叙旧?叙什么旧?推掉!”


“……”梅媛媛有些无奈的看着季北辰。他霸道的似乎也太过头了吧。难道连她正常的朋友交往都不许吗?


梅媛媛懒得和他争执,免得他失控发飙。


咚咚咚,门外传来敲门声,“季总!您在吗?”


梅媛媛听得出是季北辰的助理金海的声音。


“什么事儿?”季北辰的声音恢复一贯的清冷。


“季总,十点您有个重要的会议。”


“知道了。”


季北辰这才松开梅媛媛,稍稍整理了一下西服,“我刚才说的话你最好记住!除了我之外,不许你见季家任何人!否则,我们之间的交易就此结束!”说完,伸手去开门。


“等等!”梅媛媛突然想到什么似得叫住他。


季北辰顿住,“还有什么事儿?”他没有转头,仿佛多看她一眼都觉得厌恶。


梅媛媛盯着他的背影愣了两秒才缓缓开口,“那个……你早上给我的钱太多了。多出来的十万块还给你。”


“嫌多?”季北辰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呵!你不是最爱钱吗?”


梅媛媛咬了咬唇,从包里拿出手机来:“你的支付宝账号多少?我马上转给你。”


“我没有支付宝!”季北辰冷冷的开口。


“那我转到你的银行卡里,请把卡号……”


“梅媛媛!”季北辰猛地转过来,厉声打断她的话,周身强悍的气魄将四周的空气瞬间降至冰点,“你以为把钱还给我就能证明自己很高尚?很清高?”他顿了顿,凌厉的眸光中带着浓浓的怒意,“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女人吗?就是你这种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女人。”


季北辰说完,也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就转身拉开门,走了出去。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