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叫我林太太

林家的人已经打电话到民政局安排好一切,林宜修和慕心甜一到就有人接待,两本红本很快拿出来。

“林先生,林太太,恭喜你们。”民政局的工作人员满面微笑,把红本递给两人。

慕心甜新奇的打开结婚证,上面的每个字她都认识,上面的两个人也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但还是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视线每掠过一个字,心上都像开了一朵花。

看完,她像收藏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把本子收起来,朝着工作人员粲然一笑:“谢谢你,辛苦了。”

工作人员看了林宜修一眼,相较妻子,这个身为丈夫的男人明显没有那么高兴,这明显是一段一厢情愿的婚姻。

真是可惜了,他的小妻子笑起来那么好看。

林宜修看都没有看结婚证一眼就起身:“走吧。”

上车后,林宜修找到烟和打火机,含上烟,“啪嗒”一声,火机上跃出淡蓝色的火焰,他微微一偏头,这时才突然想起副驾座上的慕心甜似的:“介意我抽烟吗?”

慕心甜摇了摇头。

她不介意,她只是意外。

这几年,关于林宜修的丁点消息她都不会错过,她收集他的资料、照片,自认为非常了解他。

可是,她从来不知道他抽烟,而且他的身上也没有烟味,牙齿更没有烟渍,说明他不是嗜烟的人。

这个时候抽烟,是不是因为……他极度郁闷?

是啊,他应该郁闷的,配偶栏上的名字不是自己爱的女人,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慕心甜的嘴角抿成一道直线,心脏被浓浓的失落缠绕着,但还是决定给林宜修片刻私人空间:“要不要我下车?我可以在附近逛一逛再回来。”

“不用。”林宜修有些诧异,深深吸了一口,让烟雾在肺里转了一圈才慢慢的吐出来,然后灭了烟,“你毕业了?”

“还没呢。”慕心甜说,“明年才拿毕业证,现在先找实习工作。”

林宜修递给慕心甜一张黑卡副卡:“以后要用钱,刷这张卡,没有上限额度,你随时可以买任何你喜欢的东西。”

慕心甜拿着卡在手里转了转:“什么意思?”

“你可以不去实习的意思。”林宜修说,“实习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一顿下午茶,何必去办公室浪费时间?”

“那是你的想法。”慕心甜把卡塞回林宜修手里,很有骨气的表示,“我就用实习工资养活自己给你看!”

林宜修只当慕心甜是初生牛犊,边发动车子边说:“明天我的助理会联系你。”

“联系我干什么?”慕心甜笑了笑,“给他的老板娘请安?”

“……他会安排你进林氏。”

“我为什么要进林氏?”安排进去……慕心甜有些反感这几个字眼,总觉得自己成了个关系户。

“因为不进林氏,你就只能让我看到实习生是怎么饿死的。”顿了顿,林宜修接着说,“有快捷通道我劝你还是走比较好,太倔强对你没好处。”

慕心甜很想实名反对林宜修的话,但仔细一想,不得不承认他的话说对的。

再说,职场商场上,林宜修是她的老老老前辈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车子开到市中心的商业街附近的时候,林宜修的手机响起来,似乎是公司有什么急事。

他一挂电话,慕心甜就说:“你去忙自己的,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林宜修靠边停下车子,把慕心甜塞回来的黑卡递给她:“慕心甜,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让我给你第三遍。”

慕心甜抿了抿唇,权衡了两秒,接过卡:“我是你老婆,花你的钱理所当然!”

说完,下车,目送着林宜修的车子离开。

拐过前面的路口就是商业街,慕心甜正想着要不要约死党出来逛街,试一试刷无上限额度的卡是什么感觉,耳边就传来一道讽刺的女声:“林宜修给你的卡里有多少钱,你才答应他离开?”

循声望去,好巧不巧,是唐晚晚。

唐晚晚换了一身衣服,白色的修身包臀裙,乌黑的长发,冶艳却不显得风尘的红唇,路边一个男人因为太专注看她,一头撞到了梧桐树上。

慕心甜想,这个男人和林宜修一样,都看走眼了。

“不用不好意思。”唐晚晚摘下墨镜走过来,“这几年,宜修都是这么打发他身边的女人的,你的情况并不特殊。”

慕心甜看了看四周,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咖啡馆,往那边指了指:“我们坐下来聊聊吧,我请客。”

进了咖啡厅,唐晚晚点了一杯咖啡,慕心甜要了一杯奶茶。

慕心甜拨了拨头发,从包里拿出红本和黑卡:“其实我是想让你看看这两样东西。结、婚、证!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这抹红色特别刺眼?”

唐晚晚盯着小小的红本,眸底掠过一抹什么,但脸上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嘴角那抹优雅的浅笑也没有半分裂痕:“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慕心甜真真是佩服这个女人的淡定,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可以打开看看。”想了想又说,“算了,我帮你打开吧,怕你承受不了这个刺激。”

语毕,她摊开结婚,大大方方的呈现在唐晚晚面前。

证件上两个人的合照蓦地映入眼帘,唐晚晚的美眸剧烈收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抓紧包包,银牙紧紧咬在一起。

慕心甜火上浇油的戳了戳那张黑卡:“还有啊,你刚才不是问我林宜修给了我多少钱吗?唔,我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呢,他说是没有上限额度的,我可以拿去买任何我想买的东西,你说他这算给了我多少钱?”

唐晚晚不可置信的盯着慕心甜:“你是怎么做到的?”

“不要这么震惊。”慕心甜笑得愈发迷人,“是你太高估自己了,以为这几年林宜修没交女朋友就是对你念念不忘,其实那是因为他没有碰到真正爱的人,不然他为什么不跟你复合?”

唐晚晚轻嗤了一声:“不可能。”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可以在这里慢慢喝着咖啡疗伤。”慕心甜把结婚证和黑卡收回包里,歪头一笑,“不过以后见到我,记得叫我林太太哟~”

说完,叫来服务员结了账,拎着包雄赳赳气得离开。

林太太,唔,这三个字真美好。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