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我的老家在龙岭山区,白骨坡。

地处晋、冀、蒙三省交界,阴山山脉的末端,交通闭塞,地势险要,建国以前不属于任何一个省。

现已开发为旅游景区,名字也改成了白庄。

只有那些上了年岁,黄土盖过脖领子的原住民,还记得“白骨坡”这个村名,还口口相传着“白骨坡”由来那个凄凉的传说……

在大宋年间,科举盛行。

村里住着一对孤儿,男的叫方远,女的叫月儿。

两人从小相依为命,经常到后山砍一些竹子,做成竹笛,拿到城里去卖,换取微薄收入。

休息的时候,吹吹笛子,画画曲谱,日子虽然清苦,但快乐十足。

那年初秋,科举考试临近。

对于出身寒门的普通人来说,三年一度的科举,是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方远自然不会错过。

一介穷书生,也有状元梦。

临行前,方远对月儿许下承诺:“等我回来,许你一世心欢!”

两人平时以兄妹相称,其实早已心生情愫,多年来相互依偎,没人说破那张窗纸,这算是方远第一次委婉的告白。

月儿含羞点头,回以告白:

“待你归来,伴你烛火依旧。”

意思是,能否考取功名不重要,只愿日夜陪伴你左右。

既然已经表白恋情,两人便合作写下了一首曲谱,相约科考归来之日,洞房花烛之夜,你执竖笛,我吹横笛,共奏一曲深情合欢。

次日,方远背上行囊,带着家里仅有的盘缠,远赴千里之外的都城。

步行一个月,风餐露宿,艰难抵达考场。

方远虽为草野之民,但才华横溢,一手飘逸的书法,一篇革新立意的文章,都让他成为了本届考生中的一大亮点。

可是,来自大山里的淳朴少年,哪知外面世界人心险恶,表现太过亮眼,必然会触碰到某些官宦子弟的利益。

可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方远的文章,最终被评判为具有严重的反动倾向,天降横祸!

反动,是死罪,是皇权之下最严重的罪名,重则诛九族,轻则杀头以儆效尤,最轻的也要牢底坐穿,被酷刑折磨而死!

庶民的命,不如一棵野草。

消息传回老家,已是三个月以后了。

月儿日夜盼望着方远的归来,盼着花烛笛声共缠绵,哪曾想,盼来的却是一道晴天霹雳。

三个月了,方远恐怕早已尸首分离赴了黄泉!

听闻噩耗的那一刻,月儿如雷轰顶,直接昏倒在了路旁。

乡亲们害怕受到牵连,纷纷避而远之,冷眼漠视。

从那以后,月儿每天仍会到后山折一些竹子,做成竹笛,拿到城里去卖,生活似乎并未发生任何改变。

只是每到日落,山坡上就会响起缥缈的笛声。

一个身份卑微的弱女子,在纷乱的年代里寸步难行,只能孤独地守望在山坡上,将内心无尽的痛楚化作音符,诉给自己听。

日复一日……

恰逢边疆战乱,民不聊生,大牢里的犯人统统被发配到了边疆去充军,方远正在其中!

虽说充军也是九死一生,但起码没有立刻血洒断头台、喊冤赴黄泉。

只可惜消息不灵通,传回老家的时候,已过了半年之久。

寒冬已至。

这时的月儿,虚弱憔悴,一身单薄衣,就像一朵凋零的野花,重复着单调无望的生活。

她依旧每天坐在荒凉的山坡上,伴着落日的余晖,吹奏凄凉的笛声。

这天忽闻喜讯,恍如做梦!

竟一口鲜血将笛子染得血红……

月儿倒在山坡上,再也没能站起来。

村里有位好心的老婆婆将月儿背下了山坡,发现月儿已经气息衰竭,香消玉殒,无力回天了。

弥留之际,短暂的回光返照,月儿知道自己将要死去,竟然讲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愿望。

她说:

“等我死后,请将我的骨骼钻刻为笛……”

“若方远能够平安归来,请把骨笛交付与他,让我在九泉之下陪他共奏一曲来世相见。”

老婆婆听闻此话,大为震惊。

人骨做笛,简直骇人听闻!

有悖天意,大逆不道!

这位老婆婆可不是一般人,她是一位有着古老传承的巫婆,村子里每年的祭祀活动都由她来主持,德高望重,人称“祭祀祖婆”。

祖婆告诉月儿:“人之骨,乃天地灵气所聚,死后当入黄土地,归还大自然!如此轮回,才能投胎转世!”

言外之意,若把骨骼做成笛子长存于人世间,死后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月儿年纪轻轻,并不迷信,也不在乎阴间有没有地狱,她只想完成与方远之间的约定——科考归来之日,洞房花烛之夜,你执竖笛,我吹横笛,共奏一曲深情合欢……

如此傻傻的想法而已。

“梦里几度笛声残,梦回含笑下九泉,入骨相思伴余年……”月儿说完这最后一句话,紧紧地拉着祖婆的衣袖,睁着一双乞求的眼睛,断了气。

祖婆心有触动,最后真就做了一件非常非常残忍的事情,竟将月儿的骨骼做成了九根骨笛!

为了保证骨头的光泽与质感,必须要保持血液循环,心脏不能停跳,也就是说,要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取骨!

祖婆身为一代传承的巫婆,手段自然是有的,她用丹药让断气的月儿强行续命,再用锋利的银刀划开皮肉,错开关节,抽干骨髓,取出小腿、手臂、护心肋、锁骨等九根长骨……

整个过程,心脏始终砰砰地跳动,难以形容的血腥,可谓活体解剖之先例!

村史上面记载的原话是:“血溅似满堂红彩,痛苦远胜凌迟千百倍……”

一个刚满16岁的柔弱女子,在临死前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折磨,已随着时间的流逝掩盖进了历史的泥沼里,仅留下只言片语的文字供后人以联想。

九根骨笛,钻刻七七四十九天,如白玉般晶莹剔透,封存在青铜棺椁之中。

做完这些,祖婆便服毒自尽了。

此时的方远,正在边疆抛头颅洒热血。

或许是月儿的在天之灵默默保佑,方远无数次死里逃生,身经百战,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甚至设计生擒敌方将领,立下赫赫战功。

无奈负罪在身,只有惩罚没有奖赏,永远都是冲在最前线的炮灰。

一年又一年。

十年的血雨腥风,曾经那个清秀的乡野少年,在战火的洗礼中变成了铮铮铁骨的汉子。

唯一不变的,是他对月儿的思念。

十年里,方远每日每夜都在想念着月儿,他不在身边,傻姑娘肯定会受人欺负,日子过得一定很苦。

不知月儿有没有结婚,丈夫对她好不好……

方远一概不知。

这年,命运的转机终于降临在了方远身上,昏庸的皇帝驾崩了,新一代明君登基,大改朝风,重整江山社稷。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方远在边疆立下的显赫战功,重新被发掘,皇帝亲封镇远大将军,连同当年的冤案一起被平反,迟来的状元头衔终于戴在了方远的头上。

至此,文武双全的大将军,声名鹊起。

他的事迹广为流传,在民间掀起一股膜拜的浪潮,万众敬仰!

方远身披铠甲,骑跨骏马,时隔十年终于回到了熟悉的故土,曾经那些冷漠的人,全都涌到村口跪拜迎接,锣鼓声声震天响。

方远在人群中寻找着月儿的身影,就算月儿已为人妻,也永远是他最疼爱的妹妹。

“等我回来,许你一世心欢。”

这句承诺,方远怎能忘记。

可,结局注定是悲凉的,当年因为信息不对称,月儿接收到的全是迟到的噩耗,外加乡亲们的恶意造谣,最终击垮了无依无靠的弱女子。

一张曲谱,九根白骨……

是月儿留下的全部遗物。

当这些东西摆在方远面前的时候,上天犹如感受到了庶民的悲怆,刹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就算方远不愿相信那是月儿的遗骨,但他一定认得那张曲谱,那是临行前他和月儿一同创作的曲子,相约科考归来之日,共奏一曲深情合欢……

一别十年,物是人非。

方远跪倒在月儿的遗骨前,三天三夜不曾起身。

祖婆的后人告诉方远:“婆婆有言,若能同时吹响九根骨笛,午夜梦回时,月儿便会出现在你面前……”

这夜,皓月当空。

方远盘坐在山坡上,对着夜空中的明月吹响了骨笛,一根接一根,一曲又一曲,全村人都听到了那摄人魂魄的笛声,犹如少女啼哭般的悲鸣,许多人在睡梦中潸然泪下。

月儿并没有出现。

当然了,人死不能复生,方远不会傻到真的相信月儿能由一堆白骨变成大活人,况且,人只有一张嘴,根本不可能同时吹奏九根笛子。

方远知道,那是祖婆善意的谎言,想让他一辈子活在希望中而已。

天亮后,人们发现方远自刎在了山坡上……

或许男人表达情感的方式没有女人那么外露,甚至一滴眼泪都不会掉,但方远大将军为死去十年的民女拔剑自刎的壮举,却是无言的深情。

皇帝听闻此事,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下令厚葬方远于山坡之下,并亲赐碑文:

“方圆千里红花落,明月独照白骨坡。”

这便是白骨坡的由来。

时至今日,千年已过,沧海桑田,我们不必去在意传说的真实成分有多少,而应该以此为标榜,反思我们日益浮躁的爱情。

可是,总有一些好奇心重的人,他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

1965年,一群盗墓贼用炸药炸开了方远大将军的陵墓。

于是故事从这里开始……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