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吓尿裤子

求饶了?

在场众人都下巴掉了一地!

不明所以,猜不透小峰这话的真实性,还是然脑残?

“服不服?哥的气势是不是天下第一?”

江寒抱着膀,斜眼盯着跪在地上的小峰,嘴角挂着笑问道。

“服了,赶紧收回这该死的……”

此刻小峰脸色苍白无比,豆大汗珠从脸上滚落,双眼中满是恐惧!

下一秒,也未见江寒有任何举动,小峰那苍白绷着的面容一下松懈了下来。

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短短片刻功夫,小峰外衣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一群商业精英吃瓜群众都面面相觑,猜不透,在这不到一分钟时间内,小峰和江寒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峰,你够了,如此下工夫装有意思吗?”

第一个发出质疑的又是白晓,这个女人双眼内完全被不屑与阴霾所占据。

本想借助小峰的手,好好教训一下江寒,为自己三哥出气。

万没想到,小峰居然弄了这一出,简直既是在把众人当傻子耍。

江寒回头冲林雪和红姐两人呲牙一笑。

红姐回了一个娇媚白眼,林雪则嗔怒的瞪了一眼江寒,意思让他稳重别得意忘形。

此刻,林雪心中像是有着猫抓一般,很想过去质问江寒刚才到底对小峰做了什么。

“你最好给我闭嘴,不然杀了你!”

平复下了粗重呼吸的小峰,擦了一把脸上汗水,从地上起来,目光冷冷的盯着白晓呵斥了一句。

“混蛋,军哥,他说要杀我!”

白晓脸色铁青不依不饶的摇晃着谭军手臂,让他给自己做主。

“闭嘴!”

谭军此刻脸色同样不好看,冷喝白晓一句,后者立马闭嘴不在言语。

“兄弟果然是一位奇人,谭某算是长了见识,今天这场闹剧谭某不参与,小兄弟日后有空咱们聚聚,老哥十分欣赏你,走了。”

这句话出口,谭军便站起身,拍了一下白晓翘臀,示意她跟着自己走。

“军哥,你答应我的,今天晚上,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军哥……”

眼见谭军要走,白晓当场不依不饶,她想不明白,谭军为何要这样做。

江寒不过就是一个小律师男朋友,有什么本事让谭军给面子?

直到现在白晓都未能反应过来,弄明白状况。

从一开始,被红姐扇耳光踹了一脚,面对小峰狠话,谭军非但不给她出面,还呵斥她。

白晓一肚子委屈,不明白昨晚还和自己誓言坦坦的谭军,怎么就如此对待自己?

谭军面对白晓的撒泼,微微一笑说道。

“其实江寒兄弟说的没错,你这样的女人连给我做小三的资格都没有,从今以后不要在骚扰我,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谭军冷冷说完,冲江寒一抱拳,直接头也不回飒然而去。

整个宴会厅陷入了安静中!

谭军如此作为,直接证明了一件事,这个江寒是个真有本事的人。

现再在看白晓,在场人们心中尽是冷笑。

嘲讽这位白家大小姐,白白被人玩了不算,还当着金陵众多有头有脸人物被甩了!

什么叫乐极生悲?

此刻的白晓,就诠释了这个词汇的真义所在。

“谭军,你不是个人,昨晚上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说最喜欢床上发浪的我,你这个大骗子!”

白晓显然被气的有些失心疯,连这种不要脸的话当着众人面都说的出来。

“告辞!”

已经恢复差不多的小峰,目光中带着畏惧的看了江寒一眼,说了一句告辞转身就走。

短短几分钟时间,两位大人物嚣张而来,则灰头土脸离去。

从始至终,江寒就站在那什么也没做,就让小峰和谭军两人黯然退场。

白晓失魂落魄瘫坐在了椅子上,小脸上充满了怨毒。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江寒身上,此刻在看这个男人,每个人心中都不能平静。

就是这样一个陌生面孔,在金陵上层没有任何名气的人,却做了一件所有人不敢做,而且做成的事情。

单一不提小峰,谭军那可是真正大佬人物。

都未和江寒开始碰撞,就直接认输走人!

这样的人物做出如此失身份事情,绝对是有原因的。

林雪想要过来,被红姐用眼神给制止,因为江寒面带微笑已经走到了白晓面前。

“你们白家的人是不是从小都是吃屎长大的?不然怎么都变成了脑残?”

听到江寒嘲讽的话,白晓猛然抬眼盯着他,双眸中已然蒙上了一层血丝。

“你毁了我清誉,我白晓和你势不两立,让你死无全尸!”

啪!

白晓话刚出口,就被江寒一个耳光给从椅子上直接扇了下去,跌坐在了地上。

“你刚刚侮辱我女人林雪,毁了她清誉绝的很正常,是不是觉得自己高高在上,踩没有你身份高贵小人物很爽?”

江寒居高临下看着白晓,对于此女眼中的无比怨毒不屑一顾。

“你居然敢打我,我保证让你和林雪这个贱女人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白晓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必须弄死江寒和林雪。

两个小人物居然敢一而再针对白家,这种屈辱让白晓疯狂!

周围没有敢说话,全部都是冷眼旁观。

毕竟白家在金陵也是实力很强的家族,他们这些纯商人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妄加多言。

一个是白家大小姐,一个是让小峰和谭军都拜服的江寒。

虽然他们并不清楚江寒具体有什么本事,但事实摆在面前,人家确实让两个牛逼人物拜服。

在场这些人都是人精,两头都不能得罪,索性全部平静冷眼看热闹。

二虎相争,就看江寒和白晓两人,谁能笑到最后。

“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你没这个能耐,现在我要履行你给我女人跪地磕头赔罪的承若!”

“警告你若干在动我一根毫毛,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小脸狰狞的白晓冷冷盯着江寒,一字一句咬牙威胁道。

江寒微笑看着白晓,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扫把星,谁要谁倒霉。

在金陵骄横惯了,那是有白家撑腰,若是在金陵之外骄横,遇到像小峰这样的人,绝对会让其香消玉殒。

面色不变,也未有任何动作,江寒直接再次释放了自己的修罗杀域!

一瞬间,在江寒和白晓两米区域内,温度降到了一个刺骨地步!

“啊!不要过来,不要杀我,恶魔,恶魔……”

白晓突然发出了一声高分贝尖叫!

所有人身子都不由一个激灵,纷纷瞪大双眼盯着白晓和江寒两人。

“救命,你是恶魔不要碰我,啊……”

此刻的白晓疯了一样,在地上打滚哀嚎,双眼中满是极致惊恐,一双手胡乱的挥舞!

对于普通人而言,江寒的修罗杀域效果能够发挥到极致。

但江寒也只动用三分之一的杀域能力。

如果全力施展,以白晓那脆弱精神,会直接崩溃活活被杀气侵身而死。

诡异气氛渲染了整个宴会厅!

林雪张着小嘴,呆呆的看着脸色苍白在地上打滚求饶哀嚎的白晓。

此时此刻,除了林雪外其余人都清楚,江寒身上肯定有着特俗能力。

这种不动手脚,无形中就能让人疯狂手段,让人细思极恐。

红姐抿着红唇,美眸盯着江寒背影,心中有着复杂情感在蠢蠢欲动。

其余人都已经看傻了!

他们都想不到今晚一场聚会还未正式开始,就演变成了这个地步。

一直到了现在,宴会举办人叶涛都还未登场。

很多细心的人都隐隐察觉到这了这里面的猫腻。

“光明律师事务所当真是嚣张得很啊!林雪你就眼看着自己男人在这欺压一个少女?还是觉得自己已经能够凌驾于法律之上了?”

就在有一些人不忍心看白晓受折磨打算出言求情时。

一道清朗声音带着一抹讥讽从入口处传了进来。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