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黄爷爷

黄言一句"查我?"把曲婉吓了一跳,药王谷不是谁都能查的,特别是曲婉查到药王谷那一刻,直接瘫软坐在了地上,十分后悔去查黄言,药王谷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调查的,一旦惹怒了对方,说生不如死也不为过。

那日之后,曲婉整日担惊受怕,没睡一天好觉。对于黄言更是敬畏万分。

刚刚听到黄言并不追究这件事后,曲婉才长长松了口气。

"谢谢。"曲婉发自内心说。

贾老板更是受宠若惊,药王谷的人来问诊病情,这次得救了!虽然黄言并不一定是药王谷出来的,但他至少能够接触到那一层面,这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八十万算什么,贾老板后悔没给八百万!直接拿钱砸黄言,让他一定要帮助自己。

江湖传闻,药王谷出诊费用均价在一千万。区区两百万,贾老板有些愧疚。

贾老板没有任何犹豫,在药王谷面前犹豫,简直是白痴!他说出自己的病情:"我是一到晚上就全身疼,我年轻的时候没少跟人打架,有一次干了大仗,几十号人聚众斗殴,后来警察来了,几十号人一哄而散,我好像把谁撞到了江里。当时也没怎么在意,后来听说人淹死了。从那以后,我的身体就开始变得不正常,晚上睡觉要流好多汗,有一次直接流脱水,急忙被送到医院才脱离危险。"

"盗汗,比较严重的那种?"黄言说。这其实就是一种病啊,但是听贾老板说的很蹊跷。从来没听说有人流汗把自己流死的。

"是啊,刚开始我也怎么担心,盗汗还是比较好治疗的,但吃了大半年的药完全没有,病情越来越严重,到现在我都不敢睡超过半小时,每天都定闹钟,不然睡死了就会有生命危险。医院也查不出毛病在哪,你想,我为什么老戴墨镜,不是装逼,是黑眼圈不敢见人。"

实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怪病,黄言也是第一次听说。

"我花两百万买一个安稳觉,有什么啊,很值的!"贾老板痛苦不已,"最近更严重了,甚至连半个小时都不敢睡,让人守着十分钟叫醒我一次。"

"贾老板,你这病的确古怪。"黄言想到了黄保车的母亲,这世上真的存在各种怪病啊。这类人求医无门,病人只能饱受折磨。

黄言仔细观察了一下贾老板的脸色,发现他和黄母类似,印堂发黑。这是不祥之兆。

看来他也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可能就是他刚才说的那个落水之人。

"老弟,我最近心神不宁,刚才开车过来蹭了车头,我觉得不吉利。我去平乐寺求了一道平安符,希望能没事。"

"你拿我看看。"

黄言不懂这些,但很多车主买了新车回去寺庙开光祈福保佑平安,佛祖庇佑,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

黄言从贾老板的面容上判断,他可能有血光之灾。

"那就别开车了。"黄言喝了一口茶水,又将茶喷在了平安符上,"继续带在身上,出行自己小心点。"

"嗯?"贾老板觉得太忽悠人了吧,"药王谷就这样治病啊?"

他明明说了自己睡不着觉,一睡觉就流汗不止甚至脱水致死。为什么黄言没有对自己做任何事情,反而在平安符上喷水呢?

黄言是照搬寺庙主持开光祈福的做法,只是他更自信,自己的嘴巴可是被佛祖开了光的,平安符加持了真佛庇佑。

"老弟,不再看看我的情况?我们去里面,我把衣服脱了,你再仔细检查一下好吧。我不放心,不明不白的我不放心啊。"

贾老板很提心吊胆。

"你就放心吧。"黄言说。如果没有黄保车母亲的先例在前,黄言自己也吃不准能不能行,他完全可以说慌,扭转贾老板的怪病,但他不敢冒险,一旦这种谎言过大,就会受到极大的反噬,现在好不容易控制了黑斑的扩散,更加小心才行,好在嘴巴开过光之后,对待这类怪病还是有作用的。

"什么嘛?老弟,你最好帮我问问药王谷的人。看如何根治,我知道药王谷的行情,我的钱给少了,我可以添。"

贾老板找到黄言,无非是他背后有药王谷的人,但他毕竟不是药王谷的,也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出山,传说要到大成医术才能离开药王谷。

而最具天赋的弟子出山也得四十岁,黄言才二十出头,所以贾老板断定黄言不是药王谷的人。

这病黄言治不了。贾老板发愁说:"老弟,你就别调戏我了,如果有什么难处,我可以将两百万现在转给你,求你把我的病情转达给……"

"你要转达给谁啊?"黄言笑了笑,因为他背后有屁的人。他直言:"好了好了,我替你转达,有结果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但前提,在此之前,戴好我给你的平安符。"

"知道啦,拜托了老弟!"

贾老板起身对黄言深深鞠了一躬。

第二天,一个陌生电话打来。

像这种电话,不连打两次以上,黄言是绝对不接的。

陌生号码又打来了。

电话接通,黄言问:"谁啊。"

那边愣了半响,才结结巴巴说出身份,"你好,我是吴教授的弟子秦山。"

秦山两个字说的非常小声。

"谁?我没听清楚,大声点!"黄言说。

"黄言!是我,我们见过面,我是秦山。"秦山自报家门。

"秦医生啊!那天一别,还以为永远不见面了呢,不知道,你找我有何贵干啊?"黄言心知肚明。

"恩,黄言小兄弟,我老师让我来,来……"

"大声点!没吃饭啊!"

"来接你。"

"什么?"

"我来接你,我到了你的小区门口,你出来吧。"秦山知道自己惹了人物,因为接人的地方居然是皇城湖。

"我记得谁说过,谁接我谁孙子啊,我还年轻,不需要孙子,你回去吧!"

"你……"秦山心里暗骂了黄言一通,却不敢走,因为吴国华交代了,自己又放狠话了,不接到人提头回去,后悔啊,说什么狠话。

他嘴上求饶说:"是我有眼无珠,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是孙子,孙子请爷爷出来。"

"我很忙的。"

"对不起,我道歉,你出来吧!黄爷爷!"

黄言没想到秦山为了表忠心,居然这么作践自己,他可是赫赫有名的医生啊,未来有一天或许还会成为明江城第一神医的人。

"哈哈,那你听爷爷的话吗?"

"听听听。"

"好,有多远滚多远!"

秦山气炸了,都这样当孙子了,那小子居然得寸进尺!他咬着牙,恨不能把黄言碎尸万段。

"妈的,别让我抓到把柄,不然我非弄死你不可!"

他灰头土脸回去了。

吴国华得知秦山没有接到人,气得血压飙升,"你你你,你是不是现在连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翅膀硬了,故意拆我台!你太让我失望了。写报告吧,离开研究院。我这里容不下你了!你可以啊,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愿意谁教你,跟谁去吧,我看你早就想走了!"

秦山跪在地上,"老师老师,不要赶我走!"

离开吴国华这块金字招牌,秦山实在不想,想要在明江城立稳脚跟,他就必须跟着吴国华。所以他对黄言恨之入骨。

此时吴疏影过来,"爸,他打电话来了,已经到了。"

"太好了太好了,年少有为,气度不凡。"吴国华喜出望外,血压再次飙升,大步跑去门口。

"慢点爸,别摔着了。注意脚下,哎。"吴疏影,看了看秦山,"师兄起来吧,不要往心里去,只是这次的贵宾不同以往,有点耍小孩脾气。毕竟这么年轻的人才还是第一次遇见。"

秦山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非常后悔,当时没有珍惜机会,错失一条大腿!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事实摆在面前,秦山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只是心中疑惑,这家伙如果是吴国华的关门弟子,吴国华未免有些激动过于了。

那这小子的真实身份是?最近实验室的人都在马不停蹄的分析一种新药的成分,然而费了很多个通宵,还是没能解析出里面的成分。

吴国华见到黄言后,不由苦笑了一下,这么一个年轻小辈,让自己盼的好苦啊。

黄言还是挺有礼貌,毕竟眼前站着的是明江城德高望重的神医,若不是自己被佛祖选中,那是完全没有机会站在他的前面,何况与之平视。

"我来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提到的黄言,小言,这是我父亲,吴国华教授。"

"吴教授好。"

"百闻不如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听疏影说了你的事情,冷静从容的救了人,用了一种非常好的特效药。"吴国华开门见山直入主题。

他等这一天太久了。

吴疏影提醒道:"爸,先让小言进去嘛。"

心说,一向沉稳的吴教授今天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黄言知道这次吴国华的目的,不外乎问自己特效药的由来。

他自然不能说实话,来之前,其实已经想好了解释口径。这还得亏了曲婉昨晚的提醒。

秦山看着吴国华对黄言的态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年轻人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