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痛经姐姐

"放手!"

洛雪伊见到洛尘,连忙大叫道:"洛尘你出来干什么,快回去!这里不用你管!"

光头大汉笑说:"小子,骨头挺硬哈,这么快就能下地了。我告诉你,这次你最好别插手,否则我让你不止在床-上躺三天那么简单!"

洛雪伊生怕弟弟再挨打,大声道:"你不要动他,有什么尽管冲我来!"

光头看着洛雪伊,笑容猥-琐,说:"美女,我可舍不得打你。要把你给打坏了,该卖不上好价钱了……哎……哎哟喂……"

话还没说话,他已经痛苦地叫唤起来。

原来洛尘已伸手扣在了光头的腕子上。

光头身子歪斜、表情痛苦、嘴里哀叫,放开了洛雪伊。

洛雪伊揉着被抓疼的胳膊,有些吃惊地瞧着眼前的一幕。

不单是她,其他围观群众都很吃惊。

按理说,光头人高马大,又是混社会的,洛尘看上去斯斯文文,又是刚刚伤愈醒来,怎么也不该是光头大汉被洛尘抓着手、哎哟哎哟地惨叫求饶啊。

然而事实就是如此。

"哎……哎……你放手,你放手……"

"我刚才让你放手,你不听。你现在要我放手,我为何要听?"

"你你你……你放手吧,我求求你了!"

"以后还敢不敢来骚-扰我们?"

"不敢,不敢了……可我也只不过奉命行事,二位欠公司的债务……"

"嗯?"

"哎……哟哟哟……"

"欠债还钱,我们自然会做,但却不能按照你们那种算法。两年前借了6万,现在加1万的利息,总共7万,不是24万。两年间,我姐辛苦赚钱,陆陆续续已经还了4万,还剩3万。这3万,五天后奉还,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回去告诉你们老板,知道么?"

"知道……知道……"

"去吧!"

洛尘一甩手,光头大汉就踉踉跄跄地冲出三五米,仿佛控制不住身体,"砰"地一下摔在地上,过了两秒才挣扎着爬起,那模样别提多狼狈。

狠狠地瞪了洛尘和洛雪伊一眼之后,光头大汉拨开人群灰溜溜地离开。

洛尘暗暗松了口气,他要是不顾一切暴起反击的话,自己很可能要吃亏。

现在刚刚觉醒了前世记忆的自己,比一个普通人也强不了太多。

好在光头色厉内荏,自己只是运用了前世记忆中的点穴截脉手法,扣住他的腕关,令他半边身子酸痛难当,就把他给吓跑了。

洛雪伊冲过来,关切地问:"小尘,你有没有事?"

洛尘说没事。

又说:"姐,咱出院吧。"

洛雪伊愣了一下,摇头说:"不行,你必须住到痊愈。"

洛尘说:"我已经完全好了,你看,没事了。"

说着蹦跶了两下。

洛雪伊拉住他,还是不肯。

洛尘好说歹说才让她松了口。

办理完出院手续,姐弟俩挤公交返回租屋,途中到市场买了些菜。

租屋是在一处城中村,位置很好,不偏僻,只是房屋太过破旧,环境也比较脏乱差,属于城市规划整改还没有整改到的区域。

60平米,一室一厅一厨一卫。虽然窄小,但被收拾的井井有条、清爽洁净,倒也温馨。平时洛雪伊在卧室睡,洛尘在客厅睡,所以客厅摆的是沙发床,比较廉价那种。

帮着姐姐捡好菜、洗好菜,洛尘便被洛雪伊赶出了厨房,说是厨房小挤不下。

其实洛尘知道姐姐是不想让自己太辛苦。

拗不过,洛尘就只好走到客厅的沙发床-上坐下,铺开昆城日报的招聘专版来研究。

看了一会儿,洛尘觉得这些工作都不行,赚钱太少。

倒不是他好高骛远,而是觉醒了前世记忆的他,随便将本事用个一两样出来,就可赚来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前世云霄子乃大隐士,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医道虽不能活死人肉白骨,却也差不多了,玄术更修到了天降雷劫的程度。

所以,洛尘要充分发挥两世为人这个Bug,将前世才能结合当今实际,赚一把。

尽管前世大隐的身份让他视金钱如粪土,但今世的贫苦和所受屈辱让他深刻明白,没钱不仅寸步难行,甚至可让人没有立锥之地。

下定决心,洛尘就不再看那些招聘广告,一心琢磨着赚钱大计。

直到菜香扑鼻,洛雪伊喊他吃饭,才回过神来。

坐到餐桌边,看着满桌喷香可口的菜肴,洛尘感觉自己其实很幸福。

"发什么呆,快吃吧!来,你最爱的红烧肉。"

当洛雪伊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洛尘碗里,他这才发现姐姐美丽的眼睛周围出现了黑眼圈,气色也有些憔悴,他才幡然想起,姐姐为自己、为这个家已是操碎了心。

此刻,洛尘在心里对自己说,以后这个家由我来撑,一定要让姐姐过上好日子!

……

……

第二天早晨6点,洛尘睁开了眼睛。

这是他前世的习惯,晨修。

在不打扰洛雪伊的情况下洗漱完毕,换上运动装,悄悄离开租屋,向附近的公园去了。

先绕着小林子跑了五圈,然后来到一块无人的开阔地,打了一套太和拳。

太和拳是一门内家拳,多是用来练气。

洛尘按照心法,悠悠然将拳一路打下来,而后长长吐气收势。

五六分钟,已出了一身毛毛汗。

同时体内已有了气感,运气行脉,身体不同部位会产生热、麻、冷、胀、酸、酥、痒、蚁行等感觉。

一般人若想练出气感,须看天赋,少则五年,多则十年,没天赋的一辈子也练不出来。

洛尘一朝而成,他高兴,却并不得意。

毕竟自己是依靠了前世记忆这个Bug,而且现在这幅身体太过羸弱,必须加紧打磨,这样才能充当家里的顶梁柱,经受住任何风雨。

晨修结束,洛尘返回租屋,顺路给自己和姐姐买了都督烧麦、烧饵块和豆浆当早点。

回到住所,把东西放在餐桌上,洛尘就跑进卫生间快速冲洗了一番。

出来的时候,发现洛雪伊还没起。

咦,奇怪?

姐姐昨天说她今天上早班来着,也就是8点半上班。现在都将近8点了她还不起来,不像她的风格啊?

带着疑惑,洛尘去敲卧室门,并喊道:"姐,起床了,起来吃早餐。你好像快迟到了!"

过了半晌,门打开,换好制服套裙的洛雪伊从里面缓缓地走了出来。

洛尘看着她,问道:"姐,你的脸色怎么那么差?"

的确,洛雪伊的俏脸儿此时惨白如纸,额头、鼻尖还布着细密的汗珠,呼吸也有些紊乱。

洛雪伊强打精神笑说:"是么?可能没睡好吧。"

洛尘觉得不对,正想说什么,就看见洛雪伊没走几步,从牙缝里挤出"嘶"的一声,身体晃悠,摇摇欲坠。

洛尘见势不妙,赶忙上前扶住她。

但看洛雪伊脸色更白、冷汗直流,似乎正在承受某种剧烈的疼痛,不仅挣扎起身的力气全无,就连话也讲不出来了。

洛尘问:"姐,你到底怎么了?"

洛雪伊有些艰难,又带有几分羞涩地说:"没事,就是……就是大姨妈来了。"

洛尘说:"你这么难受,就不要去上班了,请假在家休息吧?"

洛雪伊站起身来,摇头说:"不行的,我已经请了三天假了,今天要是再不去,会被开除的。"

洛尘真想冲口而出,开除就开除,我养你啊!

但他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没有,这种话说了根本无用。

只是看着洛雪伊走路颤颤巍巍的样子,洛尘心里实在很不好受。

忽然,他灵光一闪,问道:"姐,你这痛经是老毛病了吧?"

洛雪伊说:"是啊,好多年都……"

洛尘道:"你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说呢?"

洛雪伊哭笑不得,我们之间虽然比亲人还亲,但毕竟男女有别啊,这种事怎么好对你说?

洛尘却接着道:"姐,你这是习惯性痛经,是病,得治!"

洛雪伊说:"我……我看了几个医生……都,都治不好……"

她扶着椅子背喘气,已然疼得没力气再走了。

洛尘走上前说道:"如果你信得过我,我帮你治。"

洛雪伊奇道:"你能治?"

洛尘点了点头:"可以暂时止痛,也可以彻底根治。不过,根治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便。"

洛雪伊根本不相信,因为她和弟弟相处那么多年,从不知道他还会治病。

洛尘看出了姐姐的疑虑。他很清楚,在治疗的过程中,信任堪比灵丹妙药,患者若能相信医生,那么疗效倍增,患者若不信医生,那么疗效打折,甚至起反作用。

所以他打算循序渐进:"姐,我先给你按压一下合谷穴止痛吧。"

说着就拉过她的右手,在虎口合谷穴上按压起来。

这不是普通的按压,而是有轻重缓急的按压,并且徐徐用气。

片刻,洛雪伊感觉自己的小腹没有刚才那么痛了。

洛尘松开手,问:"姐,你现在相信我了吧?要不要试试彻底根治?"

洛雪伊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想到如果能将这个每次都将自己虐得欲-仙-欲-死的鬼毛病彻底根治,那当然好了。

便打算试试。

她点了点头。

洛尘说:"那就得听我的。"

先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然后去拉窗帘,再打开灯。

洛雪伊忍不住问道:"这是做什么?"

PS:

需要你们的推荐票,给我给我!

喜欢关注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关注公众号:ystd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