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一道倩影,靓丽而充满活力,从后面超到了洛尘前面。

运动短裤加运动背心,勾勒出她性-感的曲线。

是个女孩子呢!

因为她的动作过快,洛尘没有看清楚她的脸,只看到她的背影、微翘的臀-部和那双快速摆动的修长美-腿。

洛尘笑笑,没有在意。

一大早就遇见美女说明他运气不错,然后心情不错,除此之外也没什么。

女孩儿超过洛尘后,就稍稍放缓了速度,但却保证着自己不会被洛尘超越。

洛尘也不去超她,保持着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跟在女孩儿身后。

一圈……

两圈……

三圈……

一个在前,一个在后。

一个少女,一个少年。

他们迎着清风,伴着朝阳,踏着晨露,保持着特别的默契,奔跑出青春的生命力。

八圈……

九圈……

十圈……

洛尘每天晨练的项目不单是跑步,还要打一套拳、练一会儿气。

可是,他今天只想跑步。

好像除了跑步,其他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似的。

云开雾散,红红的太阳已在天空中展露笑颜。

跑在前面的女孩儿在体育场出口处停下,显然她要结束今天的锻炼了。

洛尘远远地看过去,似乎看见她回眸一笑,阳光映衬着她的笑容,那笑容竟比阳光更灿烂、比朝露更剔透。

洛尘的心竟似漏跳了几拍。

好……好惊艳的感觉……

当他跑到出口的时候,那个女孩儿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洛尘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他在原地呆站了半晌,然后摇头苦笑,自语道:"洛尘啊洛尘,你犯什么痴,有缘自然会再见,何必如此呢?"

说完,他便不再去想,往食堂走去。

买了四份油条面饼和四份皮蛋瘦肉粥回到寝室。

高壮壮坐在床-上捧着手机打游戏,马晓青和赵建还在呼呼大睡。

洛尘把早餐放在桌子,招呼一声:"老四,我买了早餐,自己下来吃。"

然后就钻进卫生间冲澡。

洗完澡出来,马晓青和赵建仍然没醒。

洛尘一看时间差不多,军训第一天可别迟到了,便和高壮壮一起将他俩弄醒。

四人吃过早餐,赶往操场。

……

……

军训的集合地点在体育场。

军训的内容并没有什么特别,由当地的部队选派官兵担任教官,由教官带领以班级为单位的学生进行训练,主要进行队列训练,一开始都是稍息、立正、向左转、向右转、向后转之类,更多的时候是在站军姿。

军训虽然单调,甚至有些枯燥乏味,但却很能磨练人的意志力和团队精神、集体意识。

终于熬过了第一天的训练,4043寝室里,男生们唉唉叫苦。

"啊,我的腰要断了。"

"我怎么感觉有些头晕恶心,我是不是中暑了?"

"喂,老四,你不累么?"

"……"高壮壮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已经累得说不出一个字来。

"雾草老三,你到底是不是人,居然还去把开水打回来了?"看到洛尘进门时手里提着的两支暖瓶,马晓青不禁咋舌。

洛尘笑说:"累啊,但是累的时候不能马上躺着不动,要继续做一些日常的事情,否则,肌肉会变得松弛、反射神经也会变得迟缓,不仅疲劳感难以消除,而且人也容易衰老,男人的话,还容易……阳-痿……"

马晓青愕然:"真的假的?"

洛尘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前世归隐山林后的他,最讲究的就是养生,当然,不是网络文章里那些砖家们胡说乱讲的养生,而是真正合和天道的养生。

高壮壮却已从床-上爬下来,去清洗鞋袜。显然,他对洛尘的话是比较信服的。

赵建尽管对洛尘很不屑,但涉及到"有可能会阳-痿"的问题,他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装模作样地给人打电话,在过道里走来走去。

洛尘则到洗手间冲洗了一番,然后休息一会儿,便要出门去。

马晓青问他去哪儿。

他只说去办点事儿。

马晓青撇嘴道:"你能有啥事儿,神神秘秘……"

洛尘笑着挥挥手。

他走出校门,乘坐公交车回了趟租屋,看了看后院的菜地,大白菜们长势喜人,再过几天就能有收成了。

洛雪伊没在家,应该是有班。洛尘趁机用老办法调配了一些玉液,将菜地浇灌一番。

白菜接受了玉液,显得更鲜活了。

然后洛尘便离开。

返校途中,他去附近的中药铺子抓了些药材。

不是让医生开方子,而是自己直接说药名和分量,让伙计直接抓。

抓完之后,坐店的医生一听,不禁疑惑,这是什么方子?

直到洛尘走掉五分钟,他才恍然自语道:"哦,这应该是一道补气宁神的方子,这是古方啊……现代中医药学的书里已经看不到了都……"

回到学校,他给艾米莉亚打了个电话,约她出来见面。

女孩儿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但还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并说这次一定要请他吃饭。

盛情难却,洛尘倒也没有再推辞。

只是见面之后,在"去哪儿吃"这个问题上发生了分歧。

艾米莉亚说要请洛尘去好餐厅吃顿好的。

洛尘说不用麻烦,在食堂对付两口就行。

艾米莉亚说:"不行不行,请救命恩人吃饭在学校食堂,那不像话。"

并一再坚持。

最终洛尘想了想,也罢,刚好自己需要个安静的环境来做事,学校食堂显然不太安静。

便答应了。

艾米莉亚高兴地说:"走吧,车子已经在校门口了。"

当洛艾二人并肩往校外走的时候,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他们大多是去看美女艾米莉亚,顺带看一下洛尘,而看向洛尘的目光中有不少带着异样的情绪:

传说这届新生有个混血美女,好像叫艾米莉亚,就是她吧?她旁边那人是谁啊?

看他长得清秀,但是穿着一般,气质也不像官家子弟或者富家二代,到底有何德何能?

踏玛德,又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

艾米莉亚倒是特立独行,不在乎旁人的眼光和议论。

洛尘自然更不在乎。做好自己,别人脑子里想什么东西谁管得了?

校门口停了一辆黑色奥迪,黑西装的司机站在门口等候。

这是艾米莉亚的父亲安德烈给女儿配的专车和专职司机。

见到艾米莉亚,司机打开车门相迎。

艾米莉亚却让洛尘先上。

洛尘也不拘礼,坦然上车。

艾米莉亚和他一起,坐在后排。

车行路上,洛尘又望了一下艾米莉亚的气,当然不是直视,是偷偷地看。

他发现,艾米莉亚的气比昨天更虚弱了几分。

便问:"昨晚没休息好么?"

洛尘不说还好,洛尘一说艾米莉亚就开始以手掩口哈欠连天:"唉……是啊,整夜整夜地做恶梦,被歹徒追被丧尸追被妖怪追,醒过来好累啊……今天又军训一天……我真怕我明天会不会昏过去……"

洛尘问:"你月事如何,是否正常?"

艾米莉亚疑道:"什么是月事?"

洛尘说:"月事,就是月经,嗯,在我们华夏又叫……大姨妈……"

女孩儿这就明白了,同时又红了俏脸儿,不都说东方人很含蓄么,怎么他这么直接,开口就问人这种问题?

洛尘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轻咳一声说道:"那个……艾米莉亚,如果我推测没错,你应该是生病了,我想我能为你治疗。"

艾米莉亚奇道:"真的吗,你还会治病?"

洛尘谦虚地说:"略懂略懂……那个,关于病情,要不咱们一会儿再聊?"

艾米莉亚看了一眼前排开车的司机,点头说嗯。

没一会儿,车子就开到了目的地。

让乔治西餐厅。

据艾米莉亚介绍说这是昆城最正宗的法式西餐厅,没有之一。

果然,装潢很有特色,颇具法兰西古风。

服务也很好。

让司机自便,艾米莉亚就带着洛尘进入餐厅,来到包间。

包间不大,但很精致。

入座后,艾米莉亚让洛尘先点餐。

洛尘接过菜单翻了两遍,然后皱了皱眉头,对服务员问道:"有红烧肉吗?"

这话一出口,艾米莉亚愣了愣,服务员忍了一下才忍住笑,回答说:"没有,先生,我们这里是西餐。"

洛尘挠了挠头,嘀咕道:"怎么会连红烧肉都没有呢,那么好吃的东西……没有红烧肉还开什么店啊?"

服务员没笑,艾米莉亚却不顾淑女形象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娇-喘着说:"你……你让我想起前两天刚学的一句华夏网络用语……"

洛尘问:"什么?"

"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艾米莉亚大笑说。

服务员也掩嘴偷笑。

洛尘无语了,这能怪我么?尽管我有两世记忆,然而前世今生都没有接触过西餐啊,这是头一回!

艾米莉亚笑过之后,拿了菜单说:"算了算了,我来点吧。"

等服务员下完单出去,艾米莉亚就有些迫不及待又有些羞涩地说:"呃,关于你刚才问的那个……我……我近来月经有点儿那个……不太正常……怎么了呢?"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