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妥协,脱鞋

"我……我近来月经有点儿那个……不太正常……怎么了呢?"艾米莉亚有些羞涩,但她又迫切想知道自己出了什么毛病、洛尘又将如何诊治。

点了点头,洛尘问道:"是不是月经量大、提前、经期长?"

艾米莉亚蓝宝石般的美丽双眼瞪得老大,惊奇地叫道:"你怎么知道?"

同时又更加害羞,俏脸儿通红,是啊,这么私密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洛尘轻咳一声,说:"刚才说了嘛,我略懂医术……嗯,你的病问题不大,就是气亏气虚。

"气好比一个无形的罩子让血液正常储存在体内,固摄血液不外流,推动血液运行。要是气亏气虚,不仅流失更多子宫内的经血,还把养分带走了,这就造成气血两虚。

"气血就像人体的能量站,气血虚,能量供不上,身体当然会觉得疲惫乏力、精神萎靡,然后失眠多梦。

"睡得不好,气血就会更虚,甚至还会出现胸闷气短。这是一个恶性循环。长时间气血虚,会导致免疫力下降,体弱多病。"

艾米莉亚听得都入神了,觉得他讲得好有道理,问:"那该怎么办?"

洛尘说了两个字:"补气。"

这时,菜开始上来了。

洛尘顺便从包里拿出之前买的药材,递给服务员说:"帮我把这副药煎一下,先用大火煮沸,然后改文火,三碗水煎成一碗即可。"

服务员犹豫道:"这个……"

洛尘说:"工钱不是问题,你快去弄吧。"

艾米莉亚也说:"我认识你们老板乔治先生,他和我的父亲是好朋友。"

服务员说是,拿着药材出去了。

洛尘向艾米莉亚简单解释说:"你的病其实我昨天就看出来了,刚才只是验证一下。我给你抓了副药,补气宁神的,想着你在学校不方便煎药,就让他们在这里帮忙弄一下吧。"

"啊,原来这些药是为了我……"艾米莉亚突然很激动,因为她很感动。"你真体贴呢,洛尘。"

洛尘也没怎么留意女孩儿表情和语气的变化,搓了搓手道:"可以开始吃了吗?我已经饿坏了。"

艾米莉亚笑说:"可以啊。"

洛尘道:"那就先吃吧,吃完我会帮你把病治好的。"

"嗯!"

……

……

法餐果然很好吃。

当然,前提是正宗法餐。

让乔治西餐厅的法餐无疑很正宗,感觉得出来厨师是用心料理的。

吃完东西,药也煎好端上来了。

洛尘说:"治疗你的病呢,除了吃药,还有一个步骤很关键。趁着药汤凉一凉的时间,我们先把这个步骤完成吧。"

艾米莉亚说好。

洛尘起身走到她旁边:"放松,我将为你做指压。"

艾米莉亚好奇地问:"什么是指压?"

洛尘一边活动双手手指一边解释:"简单来说,就是用手指按压经络穴位以达到改变身体机能的效果,属于一种医疗方法。"

艾米莉亚似懂非懂:"哦……"

"我将指压你的'百会穴'、'印堂穴'、'太阳穴'、'风池穴'……'足三里'、'悬钟穴'、'太虚穴'、'涌泉穴'……"

说了一堆穴位,洛尘本意是想让对方提前有个心理准备,然而艾米莉亚听得晕晕乎乎根本闹不懂,只以为是普通的按摩,便说:"没事儿,你来吧。"

待真元之气均匀地运到十指,洛尘深呼吸,然后认准穴位,开始按压。

刚才说的将近十个穴位,主要集中在头部和脚部。

头部穴位主清神宁神,脚部穴位主补气养血。

指压头部穴位的时候没什么,艾米莉亚只觉得好舒服。

完了之后,洛尘对她说:"那个……艾米莉亚,麻烦你把鞋袜脱了。"

艾米莉亚一惊:"啊?脱……脱鞋?"

洛尘说:"你不脱鞋,我怎么指压你脚上的穴位呢?"

"可……可是……"艾米莉亚有些犹豫。

"哎呀没事儿,我不嫌弃你,我现在是医生。"洛尘说。

"不是,我……我军训完洗过澡的……唉,好吧……"艾米莉亚选择了妥协,嗯,也就是脱鞋。

洛尘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见她已经除去鞋袜,便捉住她的脚,抬到自己大腿上。

艾米莉亚差点儿叫出来,但是忍住了,星眸闪动、轻咬红唇,脑袋缓缓垂下,已不敢去看洛尘。

瞧着女孩儿赤-裸的脚儿,洛尘怔了怔,似乎有一瞬间忘记呼吸。

艾米莉亚出门穿的是一条波西米亚风长裙,腿被抬起裙边就上移到膝盖,被艾赶紧用手压住避免走-光。然而露出的一截小腿修长纤细,令人美不胜收。

娇嫩无比的赤足放在洛尘腿上,并没有丝毫异味。

她足踝白皙,如雪如玉,几近透明,而骨节微-凸-处又有一抹暖橘色呈现,珊珊可爱。

纤美柔嫩的脚趾裸-露着,可能因为紧张而紧缩,脚趾上涂了点点玫红色的指甲油,令得一双脚儿晶莹而精致,犹若雕工极细的艺术品,感觉明艳而妩媚动人,直令人心子突突地跳。

艾米莉亚见他看着自己的脚发呆,更是羞怯,又不好开口催促,只能尴尬地装木头人。

洛尘无比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在心里对自己说,洛尘啊洛尘,你现在是个医生啊喂,拿出一点医德来好不好?

定了定神,继续指压。

艾米莉亚低垂螓首,抿嘴闭眼,不好意思去看。

只感觉有滚热的手指点在自己腿上和脚上。

被点中的位置又酸又疼。

她咬牙忍住,不让自己跳起来。

心想,他下手怎么那么重,华夏不是有个词叫作"怜香惜玉"吗?

渐渐地,开始时那种难忍的酸疼酸-胀,变成了酥酥麻麻,最终变得十分舒服,好像整个身体变成了一片羽毛,在暖软的微风中轻轻地飘……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有人叫自己。

睁开眼睛,看见洛尘微笑的脸,艾米莉亚才意识到自己睡着了。

竟然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

刚才的按摩,哦不,指压,实在是太舒服了。

醒来发现,自己的鞋袜已经穿好,身上盖了件外套,好像……是洛尘的。

她心里泛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直起身子来,把外套递还给洛,问道:"我睡了多久?"

"不久,五分钟。"洛尘说着,把那碗药汤端到她面前,"温度刚刚好,来,喝了吧。我开药时,加了冰糖,应该不苦的。"

艾米莉亚现在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刚睡的五分钟居然比睡一夜精神头更足,疲惫、乏力一扫而空,简直再去站四个小时军姿都可以……哦我的上帝,这太神奇了!

对洛尘的话更不再有丝毫怀疑,抬起药汤"咕嘟咕嘟"就喝了下去。

洛尘笑说:"这药固本培元、补气养血,加上刚才的指压,喝一回就可以缓解你的症状。只不过亏虚没那么容易补起来,记住调整睡眠,不要熬夜,多吃一些山药、香菇、板栗、小米、鲫鱼之类补中益气的食物。"

艾米莉亚认真记下,点头说好。

然后又叹气道:"唉,又欠你个人情。好像怎么还都还不完呢……"

洛尘笑说:"小事情,不必在意。"

艾米莉亚却严肃地道:"那怎么行?华夏老话说得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洛尘见她看自己的眼神,总感觉她不像是要"报恩",而是想要抱住自己一样。

……

……

回到4043寝,天已经黑了。

马晓青好像一直在等着自己,刚进门就被他给摁到了板凳上。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马晓青把折叠台灯翻转去照洛尘的脸,一副审问犯人的架势,"你去哪儿了?是不是又去跟艾米美女约会去了?"

"没……没有啊。"洛尘用手遮着光,无奈地回答。

"哼,老三,你连兄弟都要欺骗吗?老四去食堂买饭正好看到你们俩往学校外面走了!"马晓青不依不饶。

洛尘瞧了一眼坐在旁边"噼啪噼啪"打手游的高壮壮,说道:"老四,你咋那么八卦捏?"

高壮壮头也不抬地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马晓青大手一挥,作义愤填膺状:"不能怪老四,要不是他,现在兄弟们只怕还被你蒙在鼓里呢!"

洛尘把折叠台灯抢过来关掉,说:"好吧,就算我下午和艾米莉亚在一起,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马晓青凑近他,几乎把脸贴到他脸上:"没什么大不了?你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好上了?你要是和云大的校花好上,那我们4043寝可就光荣了,以后兄弟们走道儿都带风啊!更主要的一点,校花的朋友,想必长得不会太差,你从中牵线搭桥、撮合撮合,兄弟们的幸福生活不就有着落了嘛!老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高壮壮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敷衍了事地"嗯"了一声。

洛尘哭笑不得,想要辩解,但是知道马胖子肯定不信,便随口扯了一句:"艾米莉亚怎么成校花了,她不是新生吗?"

马晓青瞪大了眼睛瞧他,好像发现了外星生物:"你……你不知道?"

洛尘反问:"知道啥?"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

百度搜索更多成人作品免费阅读:童话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