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修仙赘婿

玄幻 | 榴莲糖甜

重生成为赘婿的薛槐,凭借前世的修为,成为了最狂的赘婿。
  面对敌人,薛槐化身 ...

第一卷

首页 找书阁,最全的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A-AA+ 发书评 收藏 书签 朗读 手机

             

第二百零五章 祛疤

最狂修仙赘婿 by 榴莲糖甜

2019-9-10 18:41

        所以当他目送薛槐离开后,他便走进了刚刚薛槐待过的房间。

  

          这个房间原本是一个储物间的,只不过因为这个地方太小,所以储物间换地方了,这里的东西也就搬到其他的地方去了,里面空空如也。

  

          当蔡广林走进这个房间后,他一脸的疑惑。

  

          按理来说,薛槐没有带他买下的十块原石毛料离开的话,那么这十块原石毛料应该留在这个房间才对。

  

          可是当他走进这个房间,然而房间内并没有看见任何的原石毛料,连一块完整的石头都没有,倒是房间正中央的地上,有一对石灰一样的东西。

  

          来到这对石灰的面前,蔡广林觉得这堆灰的颜色看上去很眼熟,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把这堆石灰跟薛槐之前所买的原石毛料联系到一起。

  

          除了薛槐自己之外,谁能想到,他能将十块石头,在一个时辰内,将其全部都变成齑粉,就算是用粉碎机都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旋即,他找了一个工作人员问道:“刚刚进这个房间的那位先生,中途出来过吗?”

  

          工作人员摇了摇头回答道:“没有,这位先生进去之后,中途并没有出来。”

  

          蔡广林这就更加的疑惑了,他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到,原本跟薛槐一起进入到这个房间内的原石毛料是怎么消失的。    休闲茶会所内,阮媚娘没有想到薛槐居然会这么快就来找她了。

  

          阮媚娘对自己胸口上这块伤疤十分的在意,所以也在想着,薛槐什么时候来给她治疗,只是她没有想到,薛槐这么快就回来了。

  

          “薛少,祛除伤疤的药剂研制好了?”阮媚娘好奇的问道。

  

          薛槐点了点头回答道:“呢,阮老板的事情,我怎么能懈怠,我用最快的时间将药剂研制调配好了。”

  

          说着,他右手拿出了一个比大拇指要大一点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半瓶淡淡金黄色的液体,并且里面还氤氲着一层雾气。

  

          别看只有小小的一瓶,要不是因为薛槐曾经是魔帝至尊的话,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拼死了,也炼制不出来了。

  

          阮媚娘这个时候被薛槐手上的这瓶淡淡金黄色的液体给深深吸引住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液体,尤其是瓶子内部氤氲的雾气,十分的梦幻。

  

          “这个便是祛除伤疤的药剂?”阮媚娘好奇的问道。

  

          薛槐点了点头回答道:“恩。”

  

          “需要现在我给你治疗吗?”薛槐继续问道。

  

          阮媚娘好奇的问道:“这个东西真的能祛除伤疤?”

  

          薛槐解释道:“不错,抹上它,再配合上我的针灸,三五天内,你身上的伤疤就能全部消除,皮肤会变的如同新生儿一样的光滑细腻。”

  

          听见薛槐的话后,阮媚娘有些犹豫的说道:“一定要针灸吗?”

  

          薛槐回答道:“不针灸也行,不过如果不配合针灸的话,一个月后应该就会慢慢的消失了。”

  

          阮媚娘在外人看来,好像是一个很放荡的女人。

  

          可实际上,她到现在还未经人事,还是个女孩。

  

          这么贸然的让薛槐在自己胸口上针灸,她可拉不下这个脸。

  

          要是伤疤在其他地方的话,一个月也就一个月了。

  

          可伤疤就在她胸口十分显眼的位置,如果不将它消除的话,这一个月她都穿不了自己喜欢穿的衣服。

  

          并且现在还是九月的大热天,让她整天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她可受不了。

  

          瞥了一眼一旁的薛槐,阮媚娘心中暗暗想道:“薛少这么正经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打她注意的人多的事,要不是因为她背后有大人物替她撑腰的话,她根本就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潇洒,面对身边那些觊觎她的男人,她还能全身而退。

  

          所以她自然而然的怀疑薛槐是不是故意,借这个机会想要轻薄她。

  

          不过一想到自己这条命都是薛槐救的,要不是因为薛槐拼死出手,救下她的话,她现在已经香消玉损了。

  

          “是故意的就是故意的吧,薛少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给他看了又不会少一块肉!”阮媚娘心中暗暗想道。

  

          想到这里,不过她还是确认了一下,于是问道:“针灸要在我伤口的地方吧?”

  

          薛槐很明白阮媚娘心中的疑虑,要不是因为想要快速祛除伤疤的话,就一定需要针灸,他也不想针灸的。

  

          点了点头,薛槐回答道:“恩,或许还要下去一点,因为那个地方,有几个穴位。”

  

          说完这句话后,他连忙说道:“其实你按照我的嘱咐,按时涂抹我这个药剂,一个月左右,你这个伤疤就能完全消失了。”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把手中的药剂递给了阮媚娘说道:“这个药剂用起来很简单,早上起床,涂抹一次,不用很多,手指沾一点,在患处涂抹均匀就可以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涂抹一次,一个月就可以见效。”

  

          让薛槐没有想到的是,阮媚娘接过他手中的药剂,贝齿轻咬嘴唇,媚眼如丝的看着他说道:“你帮我针灸吧,我想快点让这道伤疤好起来。”

  

          她这句话还真没别的意思。

  

          不过要是换成别人的话,阮媚娘就不见得能让对方在她身上针灸了。

  

          毕竟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回过神来后,薛槐下意识的说道:“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吧。”

  

          阮媚娘点点头回答道:“恩,去我办公室吧。”

  

          当她带着薛槐去了她办公室后。

  

          一旁的两个休闲茶会所服务员小姐,脸上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

  

          “你刚刚看见没有?老板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刚刚那表情,简直迷死人了,就算我是女人,看见都心动了。”

  

          “应该不会吧,追老板的人多了去了,不是富二代就是家财万贯的大富豪,面对这些人,老板都没有动心,就凭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老板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呢,你别瞎猜了。”

  

          “可是刚刚你也看见了,老板什么时候露出过这么妩媚的表情,如果她不是喜欢上这个男人的话,为什么会露出这么妩媚的表情?”

  

          “或许是我们眼花了,总之你应该清楚,老板是绝对不会这么没品位的,再说我问你,你愿意让那小子给你当男朋友吗?”

  

          “我不愿意。”

  

          阮媚娘的办公室很整洁清爽,没什么多余的东西,书架上摆放的都是装饰品,并不像一些人,故意在上面摆放着自己从来都没有看过的书。

  

          进屋后,阮媚娘便将办公室的门给反锁了。

  

          “接下来我要怎么做?”阮媚娘有些紧张的询问道。

  

          薛槐没有丝毫的犹豫回答道:“你能换一件衣服吗?低胸的,最好是能把伤口露出来的,这样我等下抹药和针灸的时候,才好动手。”

  

          因为受伤的缘故,现在阮媚娘身上,穿的是一件圆领碎花修身包臀裙,将脖子一下的地方,包裹的死死的,薛槐根本就不好动手。

  

          听见薛槐的话后,阮媚娘下意识的看了自己一眼回答道:“恩,我现在就去换件衣服。”

  

          不一会,她便在办公室洗手间换了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出来。

  

          “现在这样可以吗?”出来后,阮媚娘便对薛槐问道。

  

          薛槐连忙回答道:“可以,这样最好了。”

  

          阮媚娘的皮肤雪白,而且很光滑,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她胸口上的这一道伤疤了。

  

  

  

喜欢就关注微信公众号:有声听读

喜欢就关注微信公众号:ystdxs

当他人从你分享的链接访问本页面时,每一个访问者的点击,你将获得[1找书积分] 的奖励,一个IP计算一次.
上一章

热门书评

  • 暂无书评
返回顶部